初尝少妇李梦茹 岳今晚让你弄个够

 何缈在阵眼中心,倒下了几颗凝火丹,随即缓缓往外退去。毕方鸟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一只脚一跳一跳地往何缈布置的阵法而去。

  这个阵法,需要献祭毕方鸟的阳气。

  亲眼看到毕方鸟走进了阵法之中,何缈捏碎自己手中的传送符,随即离开。

  再次出现,何缈回到了颛孙渊的房间。

  她麻利地换了一身华丽的衣裳,掏出一块黑色的面纱裹在自己脸上。她不能叫天玄门的人认出她,她也不愿颛孙渊因为她,成为众矢之的。

  这是她对他最后一丝的仁慈。她本来就不是个好人。

  低矮的房屋外面,汹涌的魔气铺天盖地,似乎裹挟了席卷八荒之势,浩浩荡荡。

  何缈听到了外头有人惊呼的声音。

  何缈只淡淡地起身,解开了自己的发髻,收起金簪,扎了一个利索的高马尾。

  她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被旁人认出来的可能性。

  做完了这一切,何缈淡定地走出了房门,排山倒海似的魔气,让她有一瞬间感到了窒息。

  她只挺直了脊背,淡定地走在风中。

  无人注意她,亦或者说,无人在意她。所有修仙门派的人都自顾不暇,各大门派,各种颜色的求救信号烟花,炸得漫天都是。

  经年漆黑的九幽之地,终于迎来了一丝光亮。

  云千臣感受到滔天的魔气之后,第一时间并没有同天玄门的人一起布阵抵挡。

  他跑了出来,开始四处寻找何姑娘的身影。他记得,何姑娘说,她今天心绪不佳,要去散散步。

  “何姑娘~何姑娘~“

  云千臣在人群中慌乱地呼叫,试图找到何姑娘的身影。

  一身着盛装,脸戴黑色面纱的女子从他身侧走过。

  尽管知道这个女子有点不对劲,但云千臣已经顾不上了,当务之急,是找到何姑娘。

  女子淡定地从云千臣身侧经过。

  这份异样的淡定,引得云千臣回过头去,觉得女子苗条的背影有几分熟悉。但仔细看去,女子是筑基期初期的。

  何姑娘一直没有筑基,不可能是何姑娘。

  云千臣迅速地往房间跑去,何姑娘一定还在休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何缈缓缓往宫殿走去,周围人的呼喊声、求救声,她置若罔闻。

  奇怪的是,那些魔气也没有攻击何缈。就好似,好似她本来就是它们中的一员一样。

  何缈静静地往宫殿走去,等待着药王谷的人前来。

  直到约定的时辰到了,何缈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是卫叔带领的其他两个人一同现身。当然,现在四下均是一片混乱,自然也无人在意突然出现的几人。

  卫叔等几人看到了此地的滔天魔气,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走吧。”何缈只淡定地上前招呼道。

  卫叔一双精明的眼睛,眼下带了几分扫视地看向何缈,语气中充满了质疑,问道:“这些是你做的?”

  如果是那样,此女包藏祸心,心机深沉且没有底线,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在少主的身旁。

  何缈只冷冷地开口道:“您太看得起我了,我哪里来的怎么多的本事。”

  她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但绝对不能承认。不能承认自己为了救一个魔族的人,不惜放出了上古的鬼兵。

  药王谷的人再怎么说,也算是修仙界的人。

  卫叔自然看得出了何缈不过堪堪过筑基期。转眼一想,也是,她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力,大抵是恰好遇到魔族的人前来应救公良曦,便将心放在了肚子里。

  何缈气定神闲地穿过无数的人群,往关押着公良曦的宫殿内走去。卫叔同两个属下早已先她之前,潜入了其中。

  同里面负责看守的天玄门的人打斗了起来。

  何缈知道,眼下其他人均是自顾不暇,当下直接冲着公良曦走了过去。

  “大胆妖魔,胆敢劫狱!”何缈方才走了几步,一凛冽带了几分火焰的鞭子,便破空而来,直接劈向了何缈。

  正是南灵儿。

  她自然没有认出何缈,毕竟,眼下的何缈已然是筑基期,不管是修为衣着还是打扮,怎么看,都同那个天玄门腼腆又如花似玉的女子截然不同。

  何缈利索地一闪身,避开了这致命的一招。

  仇人相见,是分外眼红。何缈恨南灵儿那日对公良曦的酷刑,恨不得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但眼下,不是同南灵儿纠缠的时候。

  何缈果断放出了木簪内的千年炼尸,由它去负责同南灵儿打斗。

  南灵儿筑基期中期又如何,修行火系法术又如何,这具鬼谷的千年炼尸,水火不侵,够南灵儿喝一壶。

  何缈要的就是这个,当下只缓缓往关押大师兄公良曦的位置走去。

  千年炼尸一出,何缈邪魔歪道的身份算是做实了。看到这一幕的天玄门门人,当下忙放出了求救的信号烟花,高呼道:“快,魔族的人要劫走公良曦!”

  擒住公良曦对于修仙界的人来说,意义大于实际作用。毕竟,公良曦是第一个公然堕入魔族,又混得风生水起的人。

  这几年,修仙界人才凋零,几乎是被魔族的人追着吊打,能够擒住公良曦,对于提升修仙界的士气,有很大的帮助。

  何缈好似对于众人的惊呼声充耳不闻,她眼中只看得到自己的大师兄。九幽之地那股强大的魔气,已经唤醒了公良曦。

  他睁开了眼,疑惑地望着眼前的女子,皱紧了眉头。女子蒙着脸,容貌打扮如此陌生,说是魔族的人,他却从未见过。

  但不知道为何,他看到女子的那双细长的眸子时,心中又升起了一股奇异的熟悉感觉。

  “大师兄。”何缈抬起头,只饱含热泪,轻声唤道。

  四肢被捆住的公良曦,募地瞪大了眼,好似试图透过女子黑色的面纱,看到那张记忆中熟悉的脸。

  因着急切,铁链被他摇晃得咣当咣当直响。虽然用足了力气,他却无法挣脱开这手臂粗的铁链。

  “大师兄,等我救你。”何缈擦了擦眼泪,赶忙道。

  话未说完,宫殿内已经出现了三个人,一个秃头的大和尚,大抵是大梵音寺那位净光尊者,还有烈阳宗的红阳长老,以及奔雷宗的另一位长老。

  三位元婴期的长老,同时出现在了公良曦的身侧,将何缈团团围住。

  何缈在心底轻笑一声,她何德何能,以区区筑基期初期的修为,同时被三位元婴期的修士围攻。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