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挺进少妇苏晴身体里 初尝少妇李梦茹

没想到华亦竹那女人还真不是开玩笑,吃饱了就真跟着陈心安和宁兮若上楼了。

  这特么,吃我的喝我的,完事还要睡我老婆?

  行,你狠!

  房间有的是,随便找一间就是了。

  而且这一层一到晚上,热闹的很。

  众人现在已经养成了习惯。

  晚饭差不多七点到七点半开始,因为这个时候下班的人都回来了。

  而且大家都会齐聚6518吃,很少去餐厅。

  然后吃饱了餐厅服务员会上来收拾,大家就在客厅或者是书房各自找娱乐。

  或是看电视或是打牌或是上网。

  差不多十点钟一过,各自回房睡觉。

  让陈心安无语的是,龙盾这帮家伙,其实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可不知道跟基地怎么说的,也没回去。

  公孙飞扬、方向、石震天成了常驻三人组,赶也赶不走的那种。

  这群家伙和京都四害狼狈为奸。

  不过也不做什么坏事,而是一人一副拳套,在6507房间举办起了地下拳赛。

  本来酒店这边想把6507恢复成标准间的布置。

  不知道听了谁的游说,把这里变成了拳击馆。

  地上铺了好几块床垫子,众人轮番上去打擂台。

  洛千鹤就一直在旁边做准备急救,打晕了的直接拖到旁边。

  对于这帮精力旺盛的家伙,陈心安一点办法都没有。

  反正罗二杆子虽然楞,却不傻,有他镇场子不会出大事。

  更何况师弟在这里,这帮家伙完全可以放开手脚。

  周围坐了不少女人,不只是来看热闹的,竟然还参与了赌拳!

  操盘的竟然是汪一。

  听她大呼小叫的拉拢别人来下注,陈心安真想过去给她屁股上来一脚!

  真是教坏小孩子!

  关飞和关渡兄妹俩还缠着纱布啃着鸡腿坐在旁边津津有味看热闹呢!

  陈心安不理她们,对木叶真招招手,掏出手机,找出白天在新家那边拍的照片,对她说道:

  “下次你回基地,去药库帮我找这种野参王,有多少我要多少!”

  木叶真接过手机,没好气的说道:“说的好像基地是你家一样!

  你稀罕的东西,那肯定是好东西,基地那边能让我随便拿?

  你以为佳慧没意见啊?”

  陈心安撇撇嘴说道:“那个张扁鹊的孙女?我要的东西她敢拦?

  再说了,我说过白要了吗?我十块钱一斤收购行不行?”

  “滚蛋!”木叶真才不上当,对他骂道:“你也说这叫野参王了!

  而且十块钱一斤的东西,你会看得上?

  十块钱一斤的东西,能进龙盾药库?

  你当我缺心眼呢!”

  旁边肖琴好奇扭过头看了一眼,突然叫了一声,然后对陈心安问道:“老板,我能看看你的手机吗?”

  陈心安好奇的问道:“你也懂花草?”

  示意木叶真把手机递给她。

  肖琴接过手机,往后翻了两张,仔仔细细的看着照片,指着上面的人对陈心安说道:“老板,这是我小姑!”

  照片是下午去医院前,陈心安把断掉的金杉花拿上楼,让肖翠华检查救治的场面。

  而肖琴指着的那个人,正是肖翠华!

  “她是我爸的三妹。

  我爸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只有这个妹妹最有出息!

  她可是大学教授呢!

  只不过生活轨迹不同,爷爷奶奶离世之后,因为遗产问题,兄妹三人发生了一些矛盾,已经多年没有走动了。

  如果不是左脸上这颗痣,我都认不出她来!

  老板,你怎么会认识我小姑的?

  她现在过得好吗?”

  陈心安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不太好!明天找个时间,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她们娘儿俩吧!”

  手机响起,肖琴赶紧还给陈心安。

  奶奶发过来的视频请求,陈心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

  奶奶板着脸,对他骂道:“臭小子,你做的好事!”

  陈心安一脸茫然的说道:“奶奶,孙子可是活雷锋,天天做好事的。

  今天还救了一对母女,你说的是哪一件?”

  “你少在这里跟我装糊涂!”池睿气骂道:“你看看上面!”

  镜头像是来到了院子里,耳边一直有二胡的声音传来。

  曲调凄凉悱恻,令人难过忧伤。

  随着镜头往上,陈心安看到两个老头,一个拉着二胡,一个吹着箫,非常投入的在合奏着。

  陈心安乐了,瞪大眼睛说道:“想不到爷爷还会吹箫!”

  “你还有脸说!”池睿气骂道:“晚饭都没吃,两人就一直在楼顶,吹箫拉二胡。

  你路奶奶嗓子都喊哑了,就是叫不下来!

  刚才你路奶奶说了,以后要是见了你,非打断你的爪子!

  你也真是的,好歹给人家留点。

  跟土匪一样,连花带盆你全端的一干二净!

  你怎么不把草坪也挖走啊!”

  陈心安一脸歉意的说道:“是有这么个想法,不过车里是在装不下了!

  所以草地还是给他留了不少的……”

  池睿:“……”

  你还真有脸说啊!

  陈心安看老太太脸色不对,赶紧解释道:“其实我是想留几盆的。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我留了,就等于害了路老了,也害了很多人!

  您想啊,我如果真的留了,路老肯定会看着这几盆,想起被我拿走的那些,他不是更伤心更难过?

  我这样一口气全拿走,也算是断了他的心思,这样他只是难受几天,很快就会忘了这件事的!

  奶奶你别不信,我爷爷就是这么过来的……”

  “过来个屁!”池睿气骂道:“你爷爷当初差点进医院!

  这都过去多久了?

  你爷爷现在想起来还是恨得牙根痒!

  要不然他会上去陪老路?

  就是想起自己被你扫荡过的痛苦经历,受不了才上去的。

  他俩现在是同病相怜,在上面一边吹箫拉二胡,一边骂你,还一边哭!”

  陈心安:“……”

  池睿没好气的骂道:“我看今晚他们两个都睡不着了!

  臭小子,你闯的祸,你给我搞定!

  他们两个的身体,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你说怎么办吧!”

  陈心安一脸不忍的说道:“奶奶,不能让我再看到这么凄凉的场面了!

  我的心好痛!

  真的是太担心二老的身体了!

  不能再让他们这样颓废下去了!”

  池睿哼了一声说道:“算你小子有良心!也别光说好听的,你想怎么办?”

  陈心安对她说道:“所以我决定不看了!

  奶奶,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啊!

  明天你要是有时间,我带你去新房子那边看花去!拜拜!”

  “臭小子!”池睿想拦住他,却还是被挂断了手机,再打过去就提示对方关机了!

  他不忍心看,所以就真的不看了!

  留两个老家伙在楼顶吹冷风。

  孙子,你可真够孙子的!

  陈心安挂断了这边的视频,打开了刚刚发来的一条信息。

  上面只有四个字:我回来了!

  下面还有一个位置信息。

  陈心安咧嘴一笑,走到6507门口,对众人说道:

  “阿满、鸽子,你们几个跟我走!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