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机巴又粗又硬 把舌头伸进她腿间花缝 苏雪

吃饱喝足之后,当夜凌晨,纪初星用全能者的账号登上了资源网。

  薄砚琛坐在她的旁边看她操作。

  就是,打开登陆页面的时候,看着账号登陆框里自动弹出来的一连串的账号。

  薄砚琛眼皮一跳。

  “宝贝,多少个资源网的小马甲?”

  纪初星轻咳一声,若无其事地清除了十多个账号:“也没有几个,这都是他们的账号,用我的手机登录的,你信不信!”

  薄砚琛:“……”

  你的小表情没那么威胁性我就信了!

  他抬手捏了捏纪初星的脸庞:“行了,登录吧,哥哥不拆你的小马甲。”

  纪初星哼了一声:“你也拆不完!”

  薄砚琛:“……”

  小尾巴都摇摆了是吧?

  纪初星得意:“你拆一个,我还有一个。”

  薄砚琛:“……”

  行,还挺得意。

  纪初星操作了一下登入,一边嘀咕。

  “说起来真是奇怪,我用我自己的账号,去攻破我另一个账号设计的防护系统,好大一个工程的,但是只给我一份的钱!”

  纪初星的语气里充满了怨念。

  “本来联盟的防护系统就超级好了,为了这个,我还得先去破坏之前设计好的防护系统,故意露出一个漏洞,才能让另一个渣渣账号去攻破自己?”

  薄砚琛:“……”

  他失笑。

  小财迷。

  “嗯,等事情结束了,把纪安娜的私人财产,全部划拨给你,行不行?”

  纪初星:“咳!其实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就是抱怨一下下。”

  她发誓!绝对没有打纪安娜财产主意的意思。

  薄砚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非常从善如流:“嗯,应该的,毕竟要给星宝付点精神损失费。”

  纪初星:“哦,你要这么说,我就接受吧。”

  薄砚琛失笑。

  这么两句话的功夫,纪初星已经登录了账号,处理好了联盟的漏洞。

  同时,点击了一下桌上的另一台电脑,瞬间发现了有账户在入侵联盟的防护,将漏洞里的信息给拷取了出去。

  纪初星撑着下巴,看着对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东西拷贝了出去。

  说是两分钟的时间,就是两分钟的时间,全能者绝对不多停留。

  就在她打算重新缝合漏洞的时候,猛然觉察到了还有别的账号在入侵联盟的系统。

  纪初星眼神微眯,立刻将电脑拿过来,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操作起来,在补上漏洞的同时,追踪对方的账号。

  很快,纪初星锁定了账号的地址。

  南洋国都的郊外的山上。

  一栋寻常的别墅。

  与周围其他区域的别墅不一样,这里连一个佣人都没有。

  里面也是空荡荡的,像是没有人居住一样,只有角落的一个房间里,发出微弱的灯光。

  而此时,书桌上的电脑屏幕还在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可是,这里已经变得空荡荡一片,唯有桌上的还没凉透的热水杯显示着这里曾经有人待过。

  “嘭——”

  一声巨大的声响,有人破门而入!

  可惜,已经来晚了!

  “(艹皿艹)!”

  天狼忍不住爆了一句优美的国语。

  飞狐和敖鹰将整个别墅区给跑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人跑了!”

  蓝牙耳机里传来纪初星的声音:“往东!”

  飞狐和敖鹰瞬间冲了出去。

  人显然是刚离开不久,车轮响动的声音还冲在山道上。

  在一个急转弯的时候,他们的车子差点撞上对面的来车。

  所幸他车技好,有惊无险,与这辆黑色的车子擦肩而过。

  只一眼,他就认出了这是弗莱彻·比尔的车辆。

  弗莱彻·比尔不是一般人,天狼等人跟随薄砚琛来到南洋,对这边的势力已经十分了解。

  这片别墅区,是富人的度假区!

  弗莱彻·比尔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可惜,当飞狐即将追上对方的时候,对方的车子已经冲出了山道,直接撞断栏杆,冲下了山坡,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

  什么也没有留下。

  几人的车子停下来,站在高处的山道边看着这一幕。

  声音从蓝牙耳机传到了纪初星那里。

  双方都沉默了。

  天狼再次忍不住爆粗口:“真是疯子!”

  这群人,真的是为了基因实验,命都不要了!

  纪初星:“就算是残骸,也把现场所有通讯设备拿回来。”

  “明白,星爷!”

  几人齐齐应下。

  然后,又齐齐沉默了。

  哎不对!

  他们的头儿是二爷啊!是king啊!

  不是小星爷啊!

  哎!这嘴巴应得这么快,是赶着去做小弟?

  纪初星可不管他们的心理活动,问起了刚才跟他们擦肩而过的车子是谁的。

  天狼直呼牛逼!

  小星爷这都听得出来,但还是解释了一下。

  电话那头,纪初星撑着下巴:“弗莱彻·比尔?那还挺巧的。”

  “小星爷,需要我们去调查么?”

  纪初星:“不用,他是我的病人。”

  几人明白了,小星爷打算自己来。

  看来,联盟的动向一直在被监视,可惜,他们找不到攻破的方法,结果发现今晚联盟的防护被攻击,想趁机破开漏洞。

  可惜,他们算错了,这就是纪初星自己导演的一场戏。

  终于露出了一点马脚,看来,是真的等不及了呢。

  线索一消失就突然中断,纪初星也不觉得可惜。

  若是能这么轻易解决,这股势力也不会存活这么久,且直到今天,都不能被特安局发现了。

  纪初星没被影响,洗洗睡了。

  凌晨三点,纪初星被饿醒。

  发现,特殊通讯器上,宗山足下回复消息。

  总部已经收到了报告,并且非常重视此事,要求她继续在南洋调查相关事宜,可以不用queen的身份,重新换一个马甲。

  这次,是总部直接任命她,而不是长官阁下!

  并确定了将来会给她嘉奖!

  如果她的调查比长官阁下的结果快,可能还会获得属于长官阁下的部分奖金!

  特行组一向十分公平且提倡良性竞争以促进任务的快速完成!

  并且,总部因此十分看好她,宗山足下透露了一个消息,以后她回来,可能可以凭据这份功绩进入特行组最高最优秀的龙部!

  纪初星兴奋了。

  睡意一下子就没有了!

  就是肚子还在叫。

  就是,她都睡了一觉了,发现薄砚琛好像还在书房,不知道在干嘛。

  纪初星起来,去冰箱里抱了个大果冻出来,一边挖着吃,一边推开了书房的门:“哥哥,你干嘛不睡觉?”

  她的声音,顺着耳机传入了视频会议另一头,一群大男人的耳中。

  大家:“!!!”

  这就是king的那个小娇娇!

  啧!

  还哥哥!

  想不到king是这么闷骚的人!

  当然,纪初星声音落下的同时,秘密会议也被切断了。

  纪初星眨巴眨巴眼睛,盯着他,声音毫无感情:“哦?小马甲?”

  薄砚琛:“……”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