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轻轻挺进少妇苏晴身体里

接着,林晓月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厉枭冲过来。

  随即把她抱进了怀里。

  林晓月望向门口,面色大变。

  拳头往厉枭身上砸。

  发什么疯呢?万一有人进来,瞧见了咋办?

  厉枭却不管不顾,依仗体力,冲林晓月“逞凶”。

  林晓月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加之受到感染,慢慢的竟配合了。

  过了好一会儿,厉枭才压下了心里的火气,却依旧抱着林晓月不肯撒手。

  林晓月有些气喘吁吁,一脸哀怨的望向了厉枭。

  这娇媚的眼神,却是看得厉枭咽了咽口水。

  林晓月见到情况不对,赶紧将视线移开了。

  “干啥啊,忽然发疯?!”随即,气恼的道了一句。

  一次比一次危险,再这样下去,她意志真的坚定不起来了啊。

  厉枭大手禁锢住了林晓月的腰肢。

  “谁让你跟那太监眉来眼去了?!”接着,竟然气愤的道了一句。

  林晓月一惊。

  随即“哈哈”大笑。

  “你——吃胡公公的醋?!哈哈!”努力将音量压低,林晓月差点儿笑喷。

  胡公公,她都没把他当异性看的好吗?

  这男人,想哪儿去了?

  胡公公,那可是公公啊,这也能醋?

  见到林晓月大笑,厉枭的面色却是更臭了一些。

  “以后,离那人远些!”不悦的道。

  林晓月望向了厉枭,瞧见厉枭的神情,“噗嗤——”一下又笑了。

  引得厉枭再度皱眉。

  林晓月再次努力压住笑意,这才拍了拍厉枭的肩膀。

  “好了,听你的。”应道。

  厉枭的神色这才好了些。

  随后,在林晓月的再三要求下,某女才终于得了自由。

  “咳——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本夫人的护卫。”

  “既然是护卫,便得做跟护卫身份相符的事,省得引起人怀疑。”

  林晓月正了正色,望向了厉枭。

  “出去帮忙吧,让姗姗进来陪着我。可别让驿馆的人瞧出什么不妥。”

  厉枭望向了林晓月。

  严重怀疑自家媳妇这是在公报私仇。

  可他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点了点头。

  随即,趁自家媳妇没注意,跑上前,在她额头上印了一吻。

  接着迅速朝门口走去。

  一边走,面上还一边扬起了得逞的笑意。

  林晓月微恼。

  可只是片刻,恼意便换成了笑意。

  这男人……

  就这样,夫妻俩在驿馆的一个小院儿里安顿了下来。

  与此同时,宫中。

  胡公公正在跟燕帝禀报,林晓月已经抵达驿馆的消息。

  大胡公公,也是胡公公的干爹,此时正不时的瞅向自己的干儿子,又不时瞅一眼燕帝。

  准备找机会,为自己的干儿子说说话。

  “厉夫人是梁先生举荐的人。住驿馆会不会不合适?”片刻后,大胡公公小声冲燕帝道。

  燕帝将目光从跪在下方的胡公公身上收回。

  “考核后日便会开始。参加考核的人都会入住驿馆,没道理让她例外。”燕帝淡淡道。

  想了想,又道:“不过,既然是国师府举荐的人。便通知一下梁先生吧,人可以让他们自行安排。”

  召林氏进京,虽然是他下的旨,却也只是给国师府面子罢了。

  这么重要的事,他可没指望一个妇道人家能帮忙解决。

  “是。”大胡公公应道。

  随即望向了下头的干儿子。

  “没听到圣上的话吗?退下吧。”尖着嗓子道。

  “是,奴才告退!”胡公公赶紧退了出去。

  退出殿外的胡公公压下了心里紧张又惶恐的情绪,调整了下心态,才朝着国师府而去。

  是的,国师府就设在宫内。

  国师大人就在国师府中,梁公子自打拜入国师门下之后,也住进了国师府。

  国师大人上通天文,下通地理,能上达天听,在宫内地位超然,见了圣上都不用行跪拜之礼。

  据说,圣上每有不决之事,只要询问国师大人,都能得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法。

  且国师大人还能卜算吉凶,测算国运,在大燕百姓的心中,国师大人就是神祇。

  怀着略带激动,又有些忐忑的心情,胡公公去了国师府。

  下人通报管家后,没一会儿,管家便把胡公公领进了门。

  之后,胡公公就见到了梁成才。

  得知林晓月已经到了驿馆,梁成才十分高兴。

  “那还等什么?我这就去就接她!”说完就准备往外走。

  胡公公面色微变,又见梁成才停下了脚步。

  “不成,我得先去请示师父。”

  只见梁成才嘀咕了一句,随后又急匆匆往外走。

  “公子——”管家往前了两步,想要叫住梁成才,却发现人已经出去了。

  只能是无奈的放下了手。

  随即不好意思的望向了胡公公。

  “公公请多包含,公子性子就是如此。”

  胡公公摆了摆手。

  “无妨。得知故人到来,梁公子激动也是寻常。”

  管家点了点头。

  “那烦请公公稍等,老奴这就去寻公子回来。顺带,安排厉夫人之事。”冲胡公公拱了拱手道。

  “刘管家请自便。”胡公公笑着应道。

  随后,刘管家才走了。

  另一边,梁成才急匆匆出了门,随后便去了国师柳无极的房间。

  过来的路上,梁成才本来还有些担心,他师父已经睡下了。

  结果看到柳无极屋内的灯还亮着,瞬间安了心。

  接着,压下心里的情绪,调整了下心情,才去敲门。

  “进来。”门内很快传来了柳无极的声音。

  梁成才推门进去,又将门带上。

  往屋内走了一阵,才看到自家师父在书案前看书。

  而旁边的书案上,还放着一块精美的玉佩。

  这玉佩,梁成才认得。

  是约莫一个月之前,师父忽然带回来的。

  他还记得,师父回来的时候,情绪十分不对劲,仿佛失了魂,旁人喊他,仿佛也听不见。

  之后,他又时不时的见到,师父对着玉佩发呆,神游太虚。

  “什么事?”柳无极并没放下书,淡淡道。看也没看梁成才。

  梁成才回神,冲柳无极行了一礼。

  “刚刚胡公公过来,说厉夫人已经到了,现在入住进了京都驿馆。”

  正在看书的柳无极神色微变,动作顿了顿。

  却依旧没放下书,让人看不到他的反应。

  梁成才小心抬头,望了一眼柳无极。

  随即又低下了头去。

  “驿馆人员繁杂。徒儿的意思,能否请厉夫人住进咱们国师府来?也——也好为后日的考核做准备。”梁成才顿了一下道。

  是的,这次大燕跟楚晋的算术比拼,关系三国和谈,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尽管厉夫人是他举荐的人,却依旧被要求参与后日的算术比拼。

  只有拿下前三甲,才有资格代表大燕,跟楚晋来人进行切磋。

  并且,不是魁首的话,到时候还只能成为魁首身旁的辅助。

  他一个举荐,便让厉夫人一介女子,从大石村来到这京都。

  之后,还要去跟大燕诸多的算术师比拼,争夺代表大燕跟楚晋来人切磋的机会。

  虽然,这是在给厉夫人扬名的机会,甚至厉夫人要是表现得好,还能获得圣上的嘉奖。

  可事前,他做这些,却并没取得厉夫人的同意。

  他也是才知道的消息,在他离开青石镇后,厉夫人就嫁给了厉公子。

  之后,做生意,开作坊。

  且生意做得很大,甚至跟他们梁氏商行,周氏商行,乃至安阳王府都有合作。

  现在的厉夫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往如意楼卖野物的农家女。

  就是安阳王那样的人物,见了她,也得称一声林东家。

  收到堂哥的来信,他才知道,他的这次举荐,对她来说,兴许不是帮忙,而是麻烦……

  只是现在,不管如何,人已经来了。

  事情是他弄出来的,他得把人照顾好。否则,就真的心中南安了。

  梁成才心中想着,本以为师父不会认真思考这事的。

  谁知道,却发现他师父放下了手里的书,且做出了思考状。

  “让她一女子,住进国师府,只怕有损她闺誉。”

  “这样,明日让管家去请六公主,来府上住上一阵子。等六公主到了,之后,再去驿馆接人。”柳无极开口道。

  六公主,算是他的晚辈,丧夫两年了。

  之后,六公主便对红尘心灰意冷,一心想要出家修道。

  皇上看他说话,六公主还比较听,才让六公主多多与他亲近。想让他劝说六公主。

  可六公主在跟他亲近之后,竟然改变了心意,想拜他为师,跟随于他。

  他自然不肯,所以这些日子才疏远了六公主。

  可而今,为了让那人住进国师府,他也顾不得这些了。

  梁成才听到自家师父的话,惊了一跳。

  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确定自己没听错。

  “是!”没敢多想,赶紧应道。

  师父应该是看重厉夫人的算术能力,觉得她这次能代表大燕战胜楚晋的算术大师吧。

  否则,怎会为了厉夫人,连六公主都放进府里来了?

  为了避免师父改变心意,他当然得赶紧答应才是。

  听到梁成才应话,柳无极望向了梁成才。

  本想说点儿什么,张了张口,却没说。

  “下去吧。”接着,带着些烦躁的冲他挥了挥手。

  梁成才面露不解。

  却没多问,而是冲柳无极拱了拱手。

  “是!”随后退出了房门。

  到了门外,将门带上。

  梁成才又面露疑惑。

  师父今天,好像有些反常啊……

  片刻后,不习惯多想的梁成才,又收起了自己的思绪。

  面上扬起了一抹笑来,接着,折返回自己的院子。

  师父高深莫测的,管他想啥呢?

  他现在目的达成了就行。

  刚走出柳无极的院子,梁成才就碰到了等在院外的刘管家。

  见到他出来,刘管家面色有些急,明显是在这儿等他一会儿了。

  梁成才回头瞧了眼柳无极的院子,想起来,他师父一向不喜欢人打扰。

  没有得到允许,下人是不允许进他院子的。

  “公子——”刘管家见到梁成才出现,赶紧喊了一句。

  “何事?”梁成才笑着应道。心情有些好。

  刘管家却是面色焦急。

  “公子,胡公公——人还在您院子里等着呢。”开口道。

  公子也真是的,在算术上有天分,做事的时候,旁人很难比及。可在人际交往上却……

  欸,老爷就是不放心公子,怕他得罪人,给国师府招惹麻烦,才派了他跟着进国师府,当了国师府的管家。

  可公子压根儿不听他的,或者当时听了,转身就给忘了。他也是真的难啊……

  梁成才一愣。

  这才想起来,之前因为听到厉夫人到京都的消息,他太高兴,之后,竟然把胡公公给忘了。

  “竟然忘了!那咱们快回去!”拍了一下脑门儿,梁成才立即道。

  随即,抬脚便朝自己的院子而去。

  胡公公可是去青石镇宣旨的人,亲自接的厉夫人,一定知道厉夫人现在的状况。

  他得问问情况。

  刘管家赶紧跟上。

  回到了院子里,梁成才看到胡公公果然还在。

  心里松了口气。

  接着,赶紧上前拱手道歉。

  的确是他的过失,想一出是一出的,刚才竟然直接丢下人家就跑了。

  胡公公笑着应话,一副没放心上的模样。

  对这位梁先生,他早有些耳闻。知道他并非是故意的,他也不会跟对方计较。

  况且,梁先生是国师大人唯一的弟子,地位尊贵。

  也不是他这样的人,能与之计较的。

  “厉夫人一路上,可还安好?驿馆那边,环境可好?”道过歉,梁成才很快冲胡公公问道。

  厉夫人之前是一农女,大概率连青石镇都没走出过。

  这次千里多路程的折腾,路上怕是吃了苦头。

  胡公公面上微笑。

  “沿途赶路,并没走得太急。加之,厉夫人身边有丫鬟和护卫照料,倒是没出什么事。”

  “至于驿馆那边,杂家已经嘱咐了管事,让他们好生照料厉夫人,应该不会有问题。”

  梁成才点了点头。

  “这就好……”嘀咕道。

  完全没掩饰自己对林晓月的担心。

  这模样,看得胡公公心头有些诧异。

  这梁先生,对厉夫人的关心,是不是有些过了啊……

  可一想,梁先生是梁家人,而梁家又跟安阳王关心紧密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63.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