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回家给爸爸几次 一边吃饭一边和爸爸

“啊?这不是小妹的笔迹吗?”

  “我们当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呢?要是仔细看一看,就能认出来是她的笔迹啊。”

  “还真就没有注意这字的笔迹,看来我们真的被她给骗了!”

  箜、篌、琴仔细张望死亡证明上的那几个字,才明白她们真的被瑟所欺骗。

  “当我看出这张死亡证明是瑟自己写的时候,我还没有把她当作是一个背叛者,以为她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而为之。可当我返回邑国凤城见到欧阳祖母和虺蜮之后,就完全确定瑟已经背叛了我。唉,都怪我太过轻率,识人不准啊。”

  墨尽扼腕叹息。

  “小主人,你回到邑国凤城没有直接来申氏古宅,而是先去看欧阳公主,见虺蜮,就是想证实瑟她是否真的背叛你吗?”

  琴当时候全程跟随在墨尽身边。

  “然也,如果瑟没有背叛我,就没有人敢去打扰欧阳祖母。我在离开邑国凤城去桃府的时候,并没有告诉蛙和蟆我的具体去向,而是和他们说我在南山修炼。可欧阳祖母一见到我就告诉我,说蛙和瑟去找过她好几次,向她询问宝藏的事,最后还威胁过她。”

  墨尽说到这里后脊背禁不住直冒冷汗,亏得当时他把虺蜮和墨黑留在欧阳南雁身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小瑟子也想要盗取宝藏?真是自不量力,鬼迷心窍,哼哼!”

  篌轻蔑地冷笑了几声。

  “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个不想拥有更多的财富?何况瑟家一直很穷。”

  琴不由得感叹道。

  “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义之财我即使最穷也坚决不要!”

  篌语气坚定。

  “真正的君子又有几个呢?大家辛辛苦苦忙忙碌碌还不都为了多赚几个币?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过得更好一些?”

  箜实话实说。

  “你们都说得有道理,但对物质的要求应该有个度,贪得无厌就会毁了自己。虺蜮是个实诚的人,他不可能说谎话。

  虺蜮告诉我,瑟和蛙多次要他离开欧阳祖母,跟他们回地龙乐坊。

  虺蜮也是一个非常忠诚于主人的人,他是我祖父的徒弟,我曾对他说过,没有我当面亲口下的指令,绝不能离开欧阳祖母半步。

  面对虺蜮的武力,瑟和蛙不敢轻易对欧阳祖母下手,但他们恶毒地断了虺蜮的酒食供应。

  这些日子来,欧阳祖母把自己的饭食省下来给虺蜮勉强充饥。

  即使这样,虺蜮还是坚定地守护在欧阳祖母身边。

  当时我见到虺蜮的时候,他已经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最后还是墨黑跑到古宅,偷偷带领申管家过去才解了危。

  还有,墨黑一见到我,就叼过来两样物件给我看。

  一件是蛙平时戴在手上的翡翠扳指,一件是瑟裙裾的一角。

  欧阳祖母说,蛙和瑟想乘虺蜮饿昏的时候逼迫她,是墨黑奋不顾身和蛙、瑟搏斗,赶跑他们,还留下他们作恶的证据。”

  墨尽说到这里,眼眶不自觉地湿润起来。

  “想不到这小瑟子这么恶毒,还不如墨黑一条狗!”

  “真看不出小瑟子她这个人瘦瘦小小的,竟然这么阴险毒辣!”

  “虺蜮虽然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但赤胆忠心,宁愿自己饿死,也要护主,实在令人尊敬!墨黑也是,多么的忠诚可爱!”

  箜、篌、琴三个女人又是一番感慨。

  “本来我当时就想把欧阳祖母和虺蜮一起带到申氏古宅里来,但我还是给瑟留了最后一次悔改的机会,可惜她依然我行我素,一条道走到底,唉!”

  墨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既是对自己用人不当的自责,也是为瑟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上邪路而惋惜。

  “小主人,你给瑟留下了改正错误的机会?”

  篌好奇墨尽给瑟到底留了怎么样的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在去桃府之前,给你们每个人都留了一封密信,叫你们在关键时刻拆看。我给瑟的密信中告诉她,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或者我返回邑国凤城的时候,叫她去接欧阳祖母到申氏古宅。今日我叫琴掌事去联络你们的时候,特地让她问瑟有没有看过密信。琴掌事,你应该问过她吧?”

  墨尽转过头问琴。

  “我一见到小瑟子就问她有没有看过你的密信,她说得知幽魔二死讯的时候就已经打开你的密信,她一直按你密信上的指令在执行各项任务。当时候她说这话整个人表现的很正常,一点也看不出是在骗我。”

  琴想不到瑟说谎可以面不改色,若无其事。

  “如果她过来的时候把欧阳祖母和虺蜮带上,那我会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继续把她当作自己人,可惜她没有那样做。”

  墨尽心中遗憾。

  “小主人,你刚才怎么还让她走?怎么不当面把她给揭穿?把她这个大骗子给抓起来?”

  篌抑制不住心中对瑟的满腔怒火。

  “小人思变,也妨碍不了大事,就让她多蹦跶一些时日吧,看她接下去到底还想怎么演她的戏!”

  墨尽淡淡一笑。

  “小主人,小瑟子她刚才怎么还敢来这里?她就不怕你把她扣除,或者直接将她杀掉?”

  箜作为四个女人中的大姐姐,一直视瑟为自己的妹妹,平时总是呵护着她。

  “她应该已经摸透我的心,我不会轻易杀人。还有,她以为自己控制了蛙和蟆,就等于控制了地龙道门和地龙商号。更为重要的是,她最后还有一张王牌可以打!”

  墨尽对瑟手中的这张王牌还是有所顾忌。

  “小主人,小瑟子手上有对付你的王牌?”

  篌完全没有想到瑟这么一位柔弱的小女子还能有那么厉害。

  “瑟手中的这张王牌就是地龙乐坊地下四层五层那些来自巴国龙都的异能人,如果我去和她硬拼,或者把她给扣住,蛙就会孤注一掷把那些异能人全部放出来,与我们决斗。”

  墨尽不得不提防瑟最后使用这一手。

  “地龙乐坊地下四到五层的异能人能听她小瑟子的吗?”

  箜不相信瑟有那个能耐。

  “我是说瑟孤注一掷的时候,她并不要那些异能人听从于她,她只要先断几日异能人的食物,再把他们全放出来,整个邑国凤城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场面,你们可想而知。”

  墨尽实在不想那样的事情发生。

  “这小瑟子也太恶毒了吧?!”

  “把那些异能人放出来的话,连她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小主人不是说了吗?是小瑟子孤注一掷的时候,她自己赢不了,也得把你们全给拖下水。”

  箜、篌、琴已经彻底认清瑟。

  “箜!”

  “篌!”

  “琴!”

  凉亭外传来呼喊声,三个女人回头一看,是她们的家人站在申氏古宅的院子里。

  “你们怎么来了?”

  三个女人惊喜地跑到自己的家人面前。

  “是我叫百万爷派人去把他们接到这里来的,你们仔细看看,有没有漏掉的?”

  墨尽见三个女人对他十分忠诚,就把他们的家人全接了过来,以防瑟下毒手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30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