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总是在老公不在的时候 小东西,给我,我等不及了

  想到刚接到言少庄传话的时候,卫思思的心里还有些雀跃,她又有些觉得可笑,她竟然还以为言少庄是想跟她示好。

  卫思思毫不犹豫的前来赴约,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思。

  她是一个身心健康的女人,结了婚到现在,却没跟丈夫同床共枕过。

  她当然煎熬了。

  卫思思看着言少庄,她在等他开口说什么事。

  卫思思犹豫了一下,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给了对方一点暗示,“晏少爷,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抹角。我们也是老熟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言少庄看着卫思思开口:“十一夫人好久不见,非常感谢您愿意赴今天的邀约。”

  他说话的神情和语气,不急不躁,一如从前。

  “有件事我需要十一夫人帮助。当然,我想不单单是我需要您帮助,您应该也需要我的帮助才对。”

  卫思思疑惑地看着他,“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我需要帮助你,你也需要帮助我?”

  这话歧义很大,不怪卫思思又开始小鹿乱撞。

  言少庄说:“十一夫人和十一爷结婚多年,却一直没有子嗣,想必十一夫人心中应该很急才是。”

  卫思思的脸一下沉了下来,她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孩子。

  她是女人,没有男人,她自己生不出孩子。

  周之楚不愿意跟她同床,她怎么可能有机会怀孕?

  卫思思看着他,“晏少爷,你什么意思?嘲讽吗?还是说,晏少爷打算奉献自己,亲自上阵打算帮我?”

  这时候的话说出来,分明就是讽刺。

  言少庄当然听得出来,他笑了一声,“十一夫人真会开玩笑。”

  “是想要帮十一夫人,但还不至于做出背叛十一爷的事。我跟十一爷共过事,这种基本的道德观念,我还是有的。”

  卫思思反问:“那晏少爷打算怎么帮我?我可没有无性繁殖的能力。”

  言少庄回答:“我今天过来,确实是想帮十一夫人解决这个难题。只是要看十一夫人敢不敢了。”

  卫思思盯着:“敢不敢是什么意思?总不至于是要我杀人吧?”

  言少庄笑了一声,看着卫思思说:“十一夫人可能有所不知,因为您和十一爷一直没有孩子,周家上下十分关注,所以十一爷情急之下,出了个下策,在我看来着实有些糊涂。”

  卫思思心里一惊:“十一爷出了下策?什么下策?他不会是要抱养别人的孩子吧?”

  周家怎么可能会允许不是周家血统的孩子,成为九谷文昌的继承人?

  言少庄笑了一下,“夫人果然聪明。十一爷确实有这个打算。”

  卫思思疑惑,“那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管?难道……”

  “没错,十一爷要抱养孩子是我的。”言少庄点头承认:“所以我才来求助十一夫人。”

  卫思思瞬间明白,为什么言少庄要说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他自己。

  周之楚要把言少庄的孩子抱到周家来养,言少庄自然舍不得,所以他来求助自己。

  但自己又能帮他什么呢?自己又凭什么要来帮他?

  卫思思盯着言少庄,“十一爷要抱养谁家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求我有什么用?你觉得我能左右十一爷的决定吗?如果他想要抱养谁的孩子,只怕谁都阻止不了吧。”

  “这可不一定。如果十一夫人的肚子里,能怀上十一爷的孩子,那么任何外姓人的孩子,都入不了十一爷的眼。”

  言少庄问她:“十一夫人,众所周知,周家第一夫人的位置没那么好当,如果十一爷的子嗣不能从您的腹中产出的话,您第一夫人的位置永远都坐不稳,也坐不牢。您就没想过要改变这一切吗?”

  卫思思张了张嘴,随即苦笑,“如果能怀孕,你以为我会拖到今天?我做了多少体检?调养了多久的身体?但是……”

  言少庄说:“我太太是学医的,医学博士,她专供基因学这一块,她肚里的双胞胎,就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受孕。”

  “如果十一夫人愿意,并且敢迈出第一步,您也可以。”

  卫思思一愣,“你是说,你和你夫人的孩子,不是通过同房……”

  晏少庄点头,“是。”

  卫思思刹那间觉得热血沸腾,原来不同房,也可以怀上孩子。

  她知道现代医学发达,很多不孕不育的夫妻,都可以通过试管或者人工办法生下孩子,但是那要双方同意,而且听说过程很痛苦。

  周之楚更不可能理她。

  但卫思思太痛苦了,在九谷文昌那种地方,身边成天围着一堆人,随便一个动作就会有无数人过来关心,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监控之下。

  就连她今天找借口出来,还是小卫夫人亲自去九谷文昌接,才勉强甩掉那些人。

  “我说想,又能做什么呢?”卫思思撇过脸,看着外面说:“我的处境没有人能体会,谁不想过得逍遥自在,感情和睦顺心顺意呢。但是……”

  难度太大了。

  言少庄说:“我刚刚说了,如果十一夫人愿意帮我。我就会帮助十一夫人。”

  “你能怎么帮我?”

  “让夫人怀上十一爷的孩子,让夫人光明正大生下孩子,十一爷的子嗣可以让你站稳脚跟扬眉吐气,可以让你在漫长的生活中享受到当母亲的心情,让你不再耿耿于怀在十一爷跟面前的示意。当十一爷确定自己有了继承人,自然就不会惦记别人的孩子。”

  卫思思动了动唇,看着言少庄说:“我怎么相信你?”

  “我不能得罪十一爷,我需要十一夫人为我保密,不能把十一夫人和见过面的事、今天交谈的这些内容泄露给十一爷。十一夫人您捏着我的把柄,还担心什么?”

  “再者,事成之后,十一夫人是最大利益获得者,而就算失败,十一夫人也不好有现在的更坏的结果,十一夫人是否愿意试一试?拼一次?”

  卫思思长久的没说话。

  言少庄叹口气,站起来,“我刚刚就说了,我是来求十一夫人帮忙,如果十一夫人不帮忙,我只能找其他的办法。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22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