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换着玩 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

翌日,安桐清早醒来,发现床畔已经空了。

  卧室的窗帘还拉着,时间刚过七点半。

  她摸了摸身侧的床褥,触感微凉,应该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安桐伸了个懒腰,抱着被子坐起来,好奇地开始打量男人的卧室。

  装修风格大同小异,但布局和色彩搭配更显低调深沉。

  床品是简约的黑灰色,唯一的差别就是安桐自己抱过来的天蓝色枕头。

  她粗略打量了一番,随即翻身下床,准备回房换衣服。

  途经左侧的衣帽间,门半开,里面还亮着灯。

  安桐鬼使神差地往里面看了一眼,然后,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她自认为应该秉持着非礼勿视的观念转身离开。

  可双腿像是灌了铅,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也顾不上矜持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句话,换个意境放在女人身上同样适用。

  一如此刻,安桐呆望着衣帽间里的正在穿衬衫的男人,很寻常的画面,也并没暴露什么,但男人身上遒劲的力量感和鲜明的肌肉走向,让她根本移不开眼。

  安桐一直都知道,容慎是温润如玉的君子。

  他给人的感觉总是温和宽厚,也因此削弱了他身上强劲的气势。

  而眼前的衣帽架,男人只穿了西装裤,光着上半身从衣柜里拿出了崭新的白衬衫。

  肩胛的肌理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宽肩窄腰,高大完美的身形挑不出任何瑕疵。

  无论是劲瘦的身材还是肌肤的色泽,处处都透着结实的荷尔蒙力量。

  安桐看得入神,喉咙有些痒,忍不住做出了吞咽的动作。

  片刻,容慎套上了衬衫,扣子还没系,便似有所觉地侧身看向了门外。

  安桐猝然回神,趿着拖鞋转身就跑开了。

  皮带上方,六块腹肌。

  虽然匆匆一瞥,但肌理分明的腹肌很容易辨认。

  此时,男人薄唇微勾,睨着空荡荡的门扉,眸中深意十足。

  容慎慢条斯理地系上了扣子,对着穿衣镜整理着衬衫下摆,若安桐在这里,就会发现那镜面恰好能看到斜后方的房门处。

  从她站在门口偷看的第一秒开始,她的一切行为早已被男人尽收眼底。

  ……

  二十分钟后,安桐穿戴整齐地来到了客厅。

  目光逡巡着四周,便看到了立在门外花园抽烟的背影。

  她静静地凝望,衣帽间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很难想象那身简单的衬衫和西装裤下,竟包裹着那般健硕精壮的体格。

  另一边,容慎抽完烟就折回了屋内。

  走进客厅的刹那,就见安桐杵在原地呆滞地看着他。

  也不知在想什么,脸颊微红,一直盯着他衬衫领口的地方来回扫视。

  男人在安桐面前站定,抬起她的下巴,低声戏谑,“在看什么,脸怎么这么红?”

  这下,不止脸红,安桐感觉自己都开始冒热气了。

  她掌心蹭着裤线,佯装镇定地笑了笑,“没看什么,今天……天气不错。”

  容慎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窗外阴云避日的天空,饶有兴致地挑起浓眉:“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下雨天了?”

  安桐挠头,哑口无言。

  古话诚不欺我,美色确实误人。

  ……

  早饭过后,容慎准备出门去公司。

  安桐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一直送到了玄关。

  虽然她很少表达内心的情感,但言行举止都充满了对男人的依赖。

  玄关走廊里,男人转身出门前又顿住了脚步。

  他回眸,目光所及是恬静的女孩站在原地送他出门的一幕。

  起念就在一瞬间,容慎踩着皮鞋折了回去。

  他左手捧住安桐的脸颊,右臂搂住她的后腰,带入怀里的同时,俯首吻住了她。

  不再是浅尝辄止,而是火热的法式深吻。

  安桐懵然地仰头承受,脑子一片空白。

  她不记得这是容慎第几次这样吻她,只知道这样的热吻很少发生。

  男人在她面前素来克制,即便拥吻也大多温柔细腻。

  几乎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凶又急。

  稍顷,容慎呼吸有些粗重地放开了安桐,并细致地擦掉了她唇边的痕迹。

  “白天如果无聊,可以给我发微信或者打电话。”

  男人额头抵着她,猝然迸发出的浓烈情感连安桐都有些吃惊。

  毕竟他总是保持着进退有度的君子做派,喜怒不形于色,鲜少如此直白。

  安桐抿了下酸麻的嘴唇,善解人意地说道:“不会无聊的,我可能会和琪琪出门。你忙你的工作,我尽量不打扰你。”

  纵观这段时间的相处,若非有事,安桐的确不怎么会在工作时间里联系他。

  容慎此刻的心情难以描述。

  可能是刚才回眸的一幕触动了他,也可能是她的乖巧通达。总之,涌上心头的情愫险些冲垮他的理智。

  色令智昏,沉迷美色,这些用来形容昏君的词语,用来形容现在的他,倒也算贴切。

  ……

  元旦来临前的几天,男人白天出门工作,安桐也没闲着。

  除了偶尔去陶艺室上课,她也一直在寻觅合适的兼职工作。

  而安桐在陶艺室认识的男同学戴帅,自打初见惊为天人之后,隔三差五就带着室友去陶艺室碰运气。

  但可能是运气不太好,也可能有人从中作梗。

  反正一直到了元旦,戴帅都没能再遇安桐。

  时间眨眼来到了年底最后一天。

  安桐也成功拿到了第一份兼职工作的录取,是一家小型企业的材料员。

  傍晚,她和凌琪回到了香樟悦府。

  车子驶入地库时,开车的凌琪时不时瞥着她,几次欲言又止。

  “琪琪,你看路。”

  安桐从手机抬起头,余光扫到车头偏离了方向,便淡声提醒了一句。

  凌琪赶忙扶正方向盘,犹豫再三终于问出了口,“夫人……你一会有空吗?”

  “有的。”安桐收起手机,望着凌琪讪讪的神色,又问:“怎么了?”

  凌琪把车子停在车位旁,凑近安桐,一脸讨好地说道:“那能不能请你帮我解决个麻烦事?”

  “什么麻烦事?”

  凌琪撅着嘴,长叹一声,“有一串代码,我憋了一个星期也没写出来。夫人,你要是能帮我解决的话,奖金我分你一半,实在不行三七也没问题。”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522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