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人妻洗澡被公强BD 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张文争闭着眼睛深吸了两口气,轻轻呼气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道藏里一段话,嘘肝醒木呵心火,吹固肾水嘻三焦 ……

还有一些前身手拿银针在针灸陶人上练习的记忆,很多中医诊断的理论知识纷至沓来。

张文争沉默许久,轻轻叹息道:“穿越文误我啊!”

原来古代书生,大多熟读皇帝内经,易经,医易同源,他们多多少少都会看相,医术,还时常观看地理志之类的书籍。

他们学的非常博杂,可以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因为书生,学医是格物,是修身,是孝顺亲人,给父母养老必备知识。

所以为人子不能不知医,想兼济天下,也不能不知医理。

如若做官,更是有遇到瘟疫的可能,所以学医很正常。

前身还曾修习太清导引养生经,由于这些记忆的融合,张文争默默运气,顿感神清气爽,眼睛也明亮了一些。

“夫君你在想什么如此出神?”苏媚娇滴滴的问了声。

“没想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张文争随便应付了一下,难道说:“你真正的夫君已经嗝屁了,现在的我是个未来灵魂。借了他的身体,人财两得?”

“岳父刚才发了一通火,摔了一地的烂茶杯,俗话说,怒伤肝。肝气郁结,则火气旺盛。如果岳父仍然容易动怒的话,想要作出正确的决定很难,商场如战场,一不留神就可能造成很大的损失。”

张文争解释了一下,对秋月说:“你去通知厨房弄一些萝卜汤,再切些藕片给岳父送过去。”

“哼!”秋月哼了一声,拉长着声音说:“知道了。”

待秋月走了以后,苏媚说:“秋月妹妹心气不好,正使小性子呢,夫君别往心里去。”

“怎么会呢,她可算是我的女人!”张文争想起自己穿越过来,没有印象的第一次,轻轻在心里叹息道:“我恨那,那可恶的酒!”

张文争说着,走到一旁的柜子里。凭着记忆拿出一包银针,他在蜡烛上烧了烧,又用绸缎擦拭了一下。

然后走到床边,伸手掀起苏媚百褶裙的下摆,又动手把她的垫衣解开,露出光洁的小腿。

他顺着小腿捏了一下,一直到脚指,轻重并用的推拿了会,算是给苏媚活血。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没办法,苏媚太美了,那是一种别样的娇美,她的媚比封神演义里的苏妲己还甚几分。

如此的美人横卧在床,天底下没有几个男人能把持住。

要不然很多影视剧里,只需有女人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轻咬嘴唇,对着男人抬一抬大腿……

不论影视里面还是观看的男人大多会呼吸一紧,双眼放光,期待着下一步的进行。

男人终究经不住诱惑,如果有女人穿着旗袍,在门口一站,轻轻半抬右腿,作出一个妩媚的姿态,估计没几个男人会把眼睛挪开,大多会迫不及待的从大腿向其他部位进发!

张文争收敛了纷乱的思绪,下针又快又稳,眨眼的功夫十三针已经准确的扎在穴位上。

其实,现代抖音里切口红,切肥皂解压,都是在放大人们心灵深处的破坏欲!

毕业时撕书,或者剥女人的衣服,看着她娇羞的模样,都能让男人有一种征服的快感。

这和苏老爷生气摔茶杯一个道理,通过搞破坏,宣泄自己的情绪。

男人喜欢看穿裙子的女人,并不是在看裙子,而是女人穿着裙子的时候,走路的时候,风来的时候,玲珑的身材若隐若现,会让男人心痒痒,会馋!

张文争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后,轻轻的解开苏媚的裙,手上用力一拽,顺势把裙扔到半空,那裙像云一样慢慢的飘落。

“夫君,现在是白天,你是不是稍等等?”苏媚双颊微红,双手捂着眼睛说!

“等什么等?我都迫不及待了!”张文争拿了一根7毫银针干净利落的扎在苏媚的肾俞、然后又扎腰阳关等穴位。

待张文争扎完针,安静下来的时候,额头刷刷的冒出很多汗。

针灸的时候他全神贯注,丝毫不敢手抖,更不敢扎错穴位。

待结束了,他竟然紧张起来。

不紧张行么?虽然记忆里清晰的记着每一个穴位,也知道怎么下针。这不是穿越过来第一次针灸吗?

待结束了,张文争才感到一阵后怕。

他在想,如果万一扎错了怎么办?

“夫君,我的腿御医都说好不了了。”

“不会好不了的,我曾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个神医,他针灸,接骨双绝,有一个女人腿骨粉碎性骨折,坐了十几年轮椅,他敲碎骨头用柳枝接骨,辅助推拿,医家内功,彻底治好了。”“咯咯咯……”苏媚脸红耳赤的笑起来,“夫君又逗我开心了,梦总是梦,很多时候梦都当不得真的!”

“我没有逗你开心。”张文争用银针在她小脚趾上刺了一下,苏媚的小腿居然轻轻的挪了一点!

苏媚愣了一下,狐嘴一咧,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

“夫君再刺我一下。”

苏媚喜极而泣的催促。已经不记得多久了,自从腿骨折断,养好伤以后她想挪动腿都是奢望。

她很怀念自己能跑能跳的日子,她也羡慕那些可以走路的人。

因为那些都是她渴望而不可及的,现在她那颗对治好腿,已经死去的心突然复活了!

人只要有希望,就有力气,就像有人在沙漠里一天一夜没喝到水,已经渴到冒烟。

突然看到不远处有绿洲一样,会突然生出很多力气,会跑兴奋的跑起来。

张文争摇摇头道:“现在不行,我只是告诉小娘子,你的腿有好的希望。现在做的就是活血,尽量恢复知觉。然后……”

张文争停下了,他想说的是,然后开刀动手术把经脉接上。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会帮着你慢慢的站起来!”

“真的吗夫君?”苏媚双眼放光,充满希冀的看着他!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小娘子!”张文争神色庄重的说:“我还想着治好你的腿儿,牵着你的手踏青,游湖,出门看看这大好河山,最主要的是呼吸呼吸那用钱也买不到的新鲜空气!”

“夫——君——”

苏媚,长长的叫了一声,低声哭泣起来。

而此时秋月已经脚步匆匆的走到门口,正要推门进来!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97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