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 全是肉的糙汉文娇兰

妈咪,你是来接我的吗?”

小男孩穿着身蓝色卫衣,下面搭配着深色牛仔裤,穿着一双可爱马丁靴,抬头问道。

泪水从眼眶花落,夏婳将小小的身影拥入怀中,紧紧抱着,想要开口说对不起,可是嗓子却如同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发不出一丝声音,她就这么任由泪水从眼眶滑落,紧紧抱着怀中的身影。

“妈咪,不哭,宝宝原谅你了!”

小男孩稚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妈咪,不哭!”

泪水模糊了视线,夏婳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开口,等她擦干眼泪,再去看小男孩,却发现,她有些看不清孩子的面容。

“宝宝!”

夏婳惊慌地叫道,想要用力将怀中身影抱紧,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都使不上力气,眼前的男孩还说着什么,可是她有些听不清来,所有的声音瞬间在耳畔戛然而止,她就这么看着,看着小男孩朝着远处跑去。

“宝宝!”

夏婳急忙抬脚追了上去。

眼看就要追上,小男孩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过来,这次她看到了男孩的脸,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容。

霍思忆!

清晨,一缕阳光从落地窗照射了进来,照射偌大的床铺上。

只见床上躺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女子一头长发披在肩上,眼眸微闭,不知梦到了什么,女子嘴角微微上翘,似是睡得很好,透着一股恬静和美好,在女孩怀中,还躺着一抹小小的身影。

小男孩睡得很香,长长的睫毛乖巧的卷缩在眼窝处,一只手搭在女子的脖颈上。

刺眼的阳光让夏婳缓缓睁开了眼眸,看着陌生的卧室,她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一觉她睡得很香,如同在霍湛休息室,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踏实,虽然梦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孩子,可是梦中场景却很美好。

看着怀中的身影,夏婳唇角勾了勾。

她想,她之所以从未想过要利用霍思忆,应该是把霍思忆当成了慰藉。

似是有着某种感应,小思忆也缓缓睁开了眼眸,眨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眸静静看着面前的女人,小小的嘴角弯了弯。

“还要睡吗?”

夏婳开口问道。

小思忆犹豫了下,摇了摇头。

夏婳笑了笑,她也不知道夏姝和自己这个儿子到底“随便”到了何等程度,自从她见到小家伙,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夏姝本就不亲,别说说话了,就是回应都没有,这倒是他第一次回应她。

夏婳从床起身,站在床边上,张开了手。

“妈咪抱你去洗漱!”

霍思忆犹豫了下,然后就扑进了夏婳的怀中,白皙稚嫩的脸颊染上了一抹羞红。

夏婳刚抱着霍思忆走到门口,霍湛就推开了房门。

虽然霍湛很高,可是夏婳也不低,霍湛的衬衣穿着夏婳身上,刚好到大。腿处,可是因为夏婳抱着霍思忆,皱皱巴巴的衬衣就上去了少许,露出了夏婳下面若隐若现的内。裤和……

霍湛刚跑完步,头上的汗水没有干,身上穿着件灰色运动服,抬头就看到了如此亮眼的一幕。

夏婳身上任然穿着他的黑色衬衣,一头长发披在脑后,脖子上挂着霍思忆,夏婳双手搂在霍思忆的身后,并不知自己踩着地上双。腿空无一物,并没有什么遮挡。

霍湛这一瞬间,埋藏在身体五年未曾出现情。欲一瞬间爆发,抬脚走了过去,将霍思忆从夏婳的怀中抱了出来,放在地上,抬手握住了夏婳的手指,低头看向了一脸懵逼外加不甘心的霍思忆。

“去你自己的房间洗漱!”

夏婳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牵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眼嘟着嘴走出的霍思忆,不等她反应,就被霍湛懒腰抱起走向了那张大床。

“霍湛!”

夏婳情急之下喊了声。

可是她话音刚落,她身体就被扔在了大床上,而后一道温热的身体就覆在了她身体上方,耳垂猛地含。住,一道电流从耳垂蔓延直全身,霍湛低沉性。感的声音含着她的耳垂响起。

“婳儿!”

下一秒,霍湛低头就吻上了夏婳的红。唇,带着几分急迫,手同时探向了夏婳的衣下。

“霍湛!”

夏婳挣扎着叫了声,一双眼眸噙着泪水,就连夏姝的腔调都忘记学了,只是干巴巴地道。

“湛哥哥,我来那个了!”

一声“湛哥哥”让霍湛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就连涌上来的情。欲都散去了不少,他抬头看着身下的女子,女子清澈明亮的眼眸噙着泪水,这让他想起了那个雨夜,她也是这般,哭着看着他:求他……不要!

霍湛眼眸沉了沉,抬手拭去夏婳脸上的泪水,安抚道。

“别怕,我不碰你了!”

说完霍湛从床上起身,叹了口气,抬脚走了出去。

夏婳从床上起身,看了眼洗漱间关上的房门,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并未矫情地伤春悲秋,从她被夏明江妇女两威胁代替夏姝嫁给霍湛的那一刻,她就没有想着,霍爵能不碰她。

有了今天这一出,她想,接下来几天她应该是安全了!

沙发上放着一个纸袋,夏婳打开,发现里面放着一件酒红色牡丹旗袍,还有一件古式秋装外套,除了旗袍和外套,还有一双高跟鞋,三件同款,却又不同码数的内。衣。

夏婳看着眼前的三件内。衣,郁闷地想着。

衣服肯定是霍湛让人准备的,这点毋庸置疑,只是他让人准备了三件不同码数的内。衣,很显然是不知道她的尺寸,准确来说,应该是不知道夏姝的尺寸,两人在一起五年,霍湛不知道夏姝的内。衣尺寸?

虽然霍湛不知道夏姝的内。衣尺寸,可是旗袍穿着夏婳身上却极为贴合。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一头笔直的长发披在一则,另外一侧别着一个带着古式韵味的发夹,圆润小巧耳坠上戴着简易的珍珠耳坠,一身旗袍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妖娆却又不是风。尘,优雅却又不失俏皮。

夏婳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正好看到霍靳从对面走了过来。

看到身着酒红色旗袍的夏婳,霍靳眼眸猛地一亮,目光从夏婳身上一寸一寸地扫过,轻佻地伸出舌尖添了下大拇指指尖,邪气地笑了笑,趁着两人擦肩而过,身体微微侧了侧,嘴唇贴近夏婳耳畔。

“比起之前好像大了不少!”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891.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