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

 燕宸回到家中,正在外面水池洗菜的李凤娥,见他手中拎着几个袋子,惊讶的看着他,问道:“宸子,你这是做什么去了,从哪里拿回来这么多东西?”

  燕宸一愣,看了看手里的几个袋子,哭笑不得。

  母亲的穷人思维真是深入骨髓,自己买回来一点东西,在她眼里就是拿回来的,甚至可能还在怀疑来历不明。

  “妈,这是我买的,你先别忙了,来试试我给你买的鞋。”

  李凤娥眼里的怀疑更加明显了,盯着燕宸的双眼问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她眼中没有喜悦,只有担忧,好像想从燕宸的眼中看出点什么。

  “妈,你忘记了?我会给人看病,这是我给人扎了几针,别人给的诊费。”

  燕宸知道母亲胆小,想了想,实事求是的说道。

  李凤娥显然不是很相信,燕小芸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看着燕宸说道:“就是,哥会给人看病,爸不就是让哥给治好的吗?”

  燕宸将给她买的衣服递过去,说道:“小妹,去试试。”

  “还有我的?”

  燕小芸惊喜的接过,返身就往屋里跑。

  “宸子,你赚了钱也不能这么花,家里还欠着这么多账呢。我的鞋不要,你去退掉……”

  李凤娥终于相信了,不过有些心疼的说道。

  燕宸笑了笑,伸手扶住她那瘦弱的肩膀,让她在葡萄架下的椅子上坐下,然后蹲下亲自给她换鞋。

  “妈,这点钱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生活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您放心,欠的钱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

  一边说着话,一边就把李凤娥的鞋换了。

  “起来走两步试试,看看合不合脚。”

  李凤娥起来走了几步,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合脚是合脚,就是费钱……”

  燕宸无奈的笑了一声,提着给父亲买的鞋去房里,给他也换上。

  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眼中隐约含着泪水,露着微笑一直看着他。换好了鞋,犹豫好久才下床走了两步。

  燕宸扶着父亲来到小院中,让他坐在椅子上休息。燕小芸换好了衣服出来,在燕宸面前轻盈的一转,说道:“哥,好看吗?”

  燕宸由衷的说道:“我小妹本来就好看。”

  这是一条青春时尚的长裙,是燕宸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和燕小芸差不多大小的女孩穿着,觉得好看,在商场转了一大圈才找到的同款。

  好在那个售货员和燕小芸身材差不多,便让她当了一回临时模特。

  “好看是好看,就是不知道花了多少钱……”

  李凤娥又是肉疼的说道。

  虽然心疼,但心情好了不少,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去水池洗菜去了。

  燕小芸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她正是花样的年华,怎么不会想着让自己和那些同龄人一样,漂漂亮亮?

  燕宸舒了一口气:生活要是能开开心心,谁又愿意活成悲剧中的样子?

  晚上盘坐在床上,双目微闭,开始调动丹田中的真气,进行传承中的吐纳修炼。

  燕九针的传承,实在博大精深。除了医术,还有一门真气修炼,真气越强,医术越强。

  两个小时后,出了一身透汗,身上油腻腻的,带着一种酸臭的味道。

  经过三年的修炼,这种味道越来越淡了。

  他去外面冲洗了一下,顿时神清气爽,回到房里,倒床上就睡着了。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

  张婶没有上门,被碰了的宝马车主也没有来。

  不过,燕宸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见燕宸这两天不出门了,燕怀山、李凤娥在心里嘀咕:宸子不是说要想办法去弄钱的吗,待家里不出去,怎么弄钱?

  两人谁也不问他,自己的儿子刚刚从监狱里出来,去哪里弄20万来?

  夫妻暗暗商量,实在不行,到时候就把房子卖了吧,大不了以后一家人租房住。

  燕宸每天晚上打坐两个小时,早上5点准时起床,在院子里打半个小时的拳。

  那也是传承里的,叫燕门折枝手,类似于散打。断人关节,卸人臂膀,是一种很实用的搏击术。

  练完功之后,把院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在燕怀山从医院回来的第三天晚上,燕宸给他扎了一次针。

  这次,在他的胸口扎了五针。

  他好像完全忘记了要去弄钱的事,而是习惯了这种洒扫庭除的悠闲生活。

  第三天早上,燕宸刚刚打扫完院子,准备去给一家人煮面,忽然传来重重的拍门声。

  该来的还是来了。

  他眼中闪烁了一下,过去把院门打开,果然,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张婶和张辉华。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五六的男人,神情有点冷淡,进门后,还用手在鼻子下扇了几下。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81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