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一夜被爽7次高潮 把黄瓜夹断

许安然又叮嘱了几句这几日需要注意躺床休息,尽量食半流食,切莫沾水等等,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清幽阁。

沫儿瞧着自家小姐一脸倦意的样子,甚是心疼,“小姐,奴婢真得想不通您为的是什么?这种卖力不讨好的差事,您为什么要接下来。”

许安然心中一热,神秘一笑:“藏得久了,也是时候展露一下自己的锋芒了,不然她们会更加蹬鼻子上脸!”

沫儿眨巴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睨着自家小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自家小姐变得聪慧了,似乎也强大了不少,她终于放下心来。

“哎?对了,沫儿,你给我讲讲这京城中的事情呗,自从上次事情过后,我就觉得我这脑袋不太灵光了……”许安然学着电视剧里女主装失忆,从旁人口中套话的样子,道。

闻言,沫儿眼中又蓄满了泪水,都怪她没用,保护不了自家小姐,才让小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小姐,我们这是大梁京都,甚是繁华,街上商铺林立,酒楼红馆好不热闹。”一提起街上的繁华,沫儿便绘声绘色,滔滔不绝,唾沫横飞地讲了起来。

许安然一脸神往地看着沫儿眉飞色舞的讲着,眼中闪着璀璨的星光,不由地问了一句:“这京城最近的当铺在哪里?”

“当铺?小姐您问那做什么?”沫儿一脸惊讶地看着许安然。

“自然是当东西。”许安然一脸坦然,实话实说。

“出了门,沿着大街往南走,大约两百米就有一家当铺,‘陈氏当铺’。”沫儿想了想,如实地道。

“好,你陪我出去一趟。”许安然想都未想,起身就走。

“啊?哦。”沫儿木讷地点点头,自家小姐什么时候性子变得这么急了,说走就走,风风火火的样子,虽然有些陌生,不过比之前软弱无主的性子强多了。

许安然在沫儿转身之际,从智能储物手环中取出两枚现代款式的黄金戒指,一枚是金狐狸造型,一枚是灵蛇造型。

她现在急需银子,只要有了银子,她就可以私下里盘下个店铺,日后便可以衣食无忧了。

很快主仆二人沿着最热闹的大街,来到了“陈氏当铺”。

她们主仆走进去,柜台的掌柜的抬了抬眼皮子,便认出来许安然是许府那个不受宠的三小姐。

许安然前世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自然是看得出来掌柜的脸色,但是她丝毫没有在意,而是将两枚戒指放到柜台上。

只见那掌柜的眼睛一亮,一抹惊艳之色稍瞬即逝,佯装淡定地看了看那两枚戒指,心中便有了计较。

“三小姐,您这戒指做工虽精美,但是纯度不精,只能给您五十两银子。”

许安然挑眉一笑。

掌柜的也狡诈一笑:“三小姐,我这都多给您十两。”

“六十两,六六大顺,我图个吉利,你这开店的也图个吉利,行就成交,不行,我就看看下一家。”

掌柜的顿时一愣,这怎么还带讨价还价的?

“三小姐,不是我压价,我给你的是最实惠的价格了,这样吧,我们各自退让一步,五十五两,双五双福,也很吉利。”

许安然也懒得再同他费口舌,微微颔首,收了掌柜的推过来的银两,装进口袋里,出了店铺。

南王世子洛湛从里屋走了出来,眯了眯眼睛,看着佳人远去的倩影,饶有兴味的笑了。

掌柜的一愣,问道:“少爷,您笑什么?”

“心情好,想笑。”洛湛吊儿郎当地道。

敛起了笑意,他看向桌子上的两枚造型别致的金戒指,随手拿着绢帕包了起来,转身往后堂而去。

暗处一双眼睛正盯着许安然的一举一动,看到她进了当铺,片刻笑盈盈的出来,也是颇为不解。

战王府,夜寒轩正在听着狂风的禀报。

“什么?她去了当铺?”夜寒轩剑眉轻蹙,眸光清冷。

“嗯,当了两枚戒指,那戒指造型独特,属下前所未见。”狂风沉吟片刻,如实地道。

“你带人立即去一趟许府,给三小姐送谢礼去,她为本王解了毒,本王理应道谢。”战王给自己寻了个足以令人信服的理由。

“那,礼单?”狂风抬眸一脸疑惑地问。

“珠宝十箱,黄金万两,低调些,命三十个王府侍卫同你一起去就成了。”战王一贯高冷地道。

呃……这还叫低调,三十个王府侍卫抬着贺礼浩浩荡荡开往许府,估计不消半日,京城里必定传得沸沸扬扬……

“属下觉得还是送银票比较低调还实用……”狂风思量片刻,提议道。

“嗯,不错。”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倾洒在清幽阁的院落里,难得享受片刻的祥和静谧。

许安然坐在榻上,摆弄着银子,五十两虽然少了点,却看到了希望。

“小姐!小姐!你快出来看啊,战王府来人给你送谢礼来了!”沫儿兴冲冲地跑进来,一脸欣喜地道。

“战王府?送谢礼?”许安然不由地轻轻蹙眉,一提起那白眼狼就生气,差点害得她一命呜呼,不过这谢礼是她应得的,算他还有点良心。

“嗯,你帮我拿进来吧。”许安然一边将银子收起来,一边懒洋洋地吩咐道。

“啊?小姐,奴婢,奴婢真的拿不动。”沫儿一脸懵登地看着许安然,好几十箱子的谢礼,让她帮着拿进来?即使拿得进来,放哪儿?

许安然不由地一愣,眯了眯凤眸,不解地问:“谢礼很重?”

“嗯,重的很。”沫儿点点头,一脸认真地回答。

“那只有你家小姐我亲自出马了。”哼!古代的小丫头就是不行,这体质,短链啊!

“小姐,您也不行……”

还没等沫儿说完话,许安然已经信心满满地冲出院子。

“我去!这,这都是谢礼?”许安然一下子懵了,小小的院落里摆满了大红樟木箱子,阔绰气派,突然有种暴发户的赶脚。

“这……这确实抬不动。”许安然不由地自然自语道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684.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