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寝室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人家还想要

王富贵听到屋里有走动声,于是他就急忙凑在门口,扒着门缝往里面看。

这一看,就发现了成熟丰满韵味十足的秦岚。

没想到这个小娘们儿手里居然拿着扁担。不过一个女人拿着扁担,他王富贵可没放在心上。他为了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久,他已经决定了,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今天晚上必须要把屋里的这个少妇给办了。

“秦岚,你倒是快开门啊,咱们好好聊聊医馆的事儿,你要是还不开门,你家的医馆可就真保不住了。”

王富贵又开始吓唬她了。现在是晚上,他知道秦岚根本不敢大喊大叫,不然的话,她的名声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毕竟山里的女人都很在乎自己的名声,如果被人知道晚上有个男人在她门口,那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以,王富贵断定,秦岚在怎么害怕,也绝对不敢叫喊。

“你死了这条心吧!”

秦岚这时已经忍不了了。

这个王富贵就像个跗骨之蛆,几次三番的来sao扰自己,这样龌龊的人根本就不配当秦家村的村长。

她此时鼓起勇气,压低了声音对门外的王富贵说道:“我打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至于我们家的医馆,你要是敢收,我就敢跟你拼命。”

“哟呵?硬起来了?秦岚,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跑不了的,无论如何我都会得到你的,然后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地蹂lin你,嘿嘿嘿…”

猥琐的笑声,露骨的言辞,让秦岚心里对王富贵更加厌恶了。

她紧攥着手里的扁担,已经下定了决心。

自己的贞洁决不能让这个王富贵这个畜生给玷污了。

而这时,门外的王富贵已经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细小的铁棍。他将铁棍插到门缝里然后就挑了起来。

他这是想把门框给弄开啊!

大山里很少有偷盗事情发生,所以家家户户修建的房屋都比较随性,门缝都很宽。

屋里,秦岚看到伸进来的铁棍后,她吓得后退了两步。

手里的扁担捏的更紧了。

“王富贵,你你想干嘛?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喊人了。”

秦岚紧咬着牙,大惊失色的在里面喊了起来。

“喊人?你倒是喊啊,我看到时候到底是谁的名声受损。”

王富贵根本就不怕秦岚喊人。

只要秦岚敢喊人,他大不了马上跑走,等人走了,他在过来。

这俗话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

秦岚就是一个典型的丧了夫的寡妇。

不管秦岚到底做没做伤风败俗的事情,村里的人都会一致认为是秦岚不守妇道,夜晚偷人。

所以,王富贵一百个明白,秦岚最多就是在吓唬他而已。

他王富贵是秦家村里唯一一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能被一个小娘们的话给唬住?

开玩笑呢?

他这个村长白当的?

哐当一声!

门框被挑落,王富贵推门走了进来。

他一进屋,转身就反锁了房门,紧接着就像是饿狼扑食般朝秦岚扑了过来。

“你…你别过来,别过来…”

秦岚吓得直后退,娇躯乱缠着。她拎着手里的扁担不停地冲着王富贵来回晃荡着。

但此时,她早就被吓得快要丢了魂儿了,手一哆嗦,扁担就从手里掉在了地上。

王富贵两眼放光的看着她,嘴角留着哈喇子说道:

“秦岚,我的美人儿,我今晚是来宠幸你的。你不是在担心医馆的归属问题吗?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那医馆还是你们家的。”

王富贵一边色眯眯的说着,一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他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好久。今天晚上,这个丰满勾人的小少妇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kua下玩物了,想想都觉得刺激。

这么一个尤物,他王富贵可是日思夜想好多天了,今天晚上终于要实现了。

秦岚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她伸出白嫩的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声音颤抖道:“你…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我的小美人,你觉得我会走吗?来吧!”

王富贵可等不下去了,他得趁秦瞳不在的时候,赶紧把这个极品尤物给办了才行。

当即,王富贵就扑在了秦岚身上。

“你这个畜生,混蛋。”

秦岚想要把王富贵从身上推开,可她的力气哪里能大的过一个男人?

她伸出手不停地在王富贵的后背上拍打着,可却是白费力气,不痛不痒。

秦岚已经绝望了,自己的贞洁难道就要不保了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瞳回来了。

他刚进院子就听到了秦岚师娘屋里传来的动静,而且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他吓得浑身一激灵,就猛地朝师娘的屋里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

大门被秦瞳猛地踹开。

看到王富贵正在强bao自己的师娘后,秦瞳顿时怒了。

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一个在老实的人,也会忍无可忍从而爆发。

“王富贵,你这个王八蛋,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我曰你祖宗…”

秦瞳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王富贵身上。

这一脚力度可不小,王富贵直接趴在了一旁。

他疼的捂着腿,嘴中发出痛叫:“呜…”

“你给我滚!”

秦瞳狠狠地瞪着趴在地上的村长,大吼了一声。

这个乌龟老王八蛋,这段时间不停的欺压自己,还把注意打在了他们家的医馆上。现在又想对秦岚师娘下手,简直就是个衣冠禽兽。

秦瞳已经忍不了了。

即便是拼着医馆不要,他也不能让师娘被这个老东西给玷污了。

看到秦瞳那凶狠的眼神后,王富贵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头猛兽给盯上了似的。

他吓得浑身一颤,心里害怕了!

“好小子,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

王富贵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秦瞳说道。

撂下这句话后,他也来不及穿上上衣,就急忙跑了出去。

“师娘…”

秦瞳连忙跑了过去,把秦岚从地上拉了起来。

“秦瞳,秦瞳…呜呜呜…”

秦岚猛地扑在了秦瞳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刚才,她已经绝望了,都快被吓死了。幸好关键时刻秦瞳回来了,不然今天晚上她的贞洁可真就不保了。

“不怕,没事了已经…”

秦瞳心里心疼的不能行。他伸手不断地轻拍着秦岚的后背,轻声安慰着她。

今天晚上,秦岚的确被吓着了。哪怕王富贵被赶走了,她浑身还是不停的哆嗦着。直到现在,她脑子里还是王富贵刚刚扑在她身上想要强bao她的画面。

秦瞳轻抚着秦岚的后背,眼中透着坚定和决然。

师父走了,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男人了。他一定要让师娘过上好日子,而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不能在继续下去了。

不然这对谁都是一种折磨。

“秦瞳,我还以为你不管我了呢…呜呜呜…”

秦岚趴在秦瞳怀里不停地哭泣着。自从经历了这件事后,她的脑海中出现了很多念头。她觉得秦瞳是不是不想管她了,如果是这样,这个家可就要散了。

“我怎么会不管你呢?你放心,只要有我秦瞳在,就绝不会在让任何人欺负到你头上,我一定不会再让师娘你受苦了,我保证…”

平时话很少的秦瞳,在今天晚上说了很多,他心里也是太担心了。

“秦瞳,这次事情后,你说村长会不会真的把咱们家的医馆给收走啊!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呜呜…”

秦岚的哭声断断续续,不停地哽咽着。眼泪像是不要钱的直往下流,秦瞳的衣衫都被师娘的泪水给浸透了。

她心里还在想着王富贵说的那些话。

一想到这些,她就心慌的不能行。

这医馆是他们家谋生的东西,这要是被收走了,以后可怎么活啊!

“师娘,我绝不会让他们拿走咱们家的医馆的,你放心,我向你保证!”

秦瞳紧攥着手,已经下定了决心。

忍无可忍时,无需再忍。

秦岚哭了好久,才止住哭声。有了秦瞳的安慰,她那紧张的心也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时间不早了,你先去睡吧!”

秦岚擦了擦眼角,然后转身朝房间里走去。

看着师娘那娇弱的背影,秦瞳紧攥起了拳头。

王富贵,你这个老王八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给我等着!我秦瞳发誓,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53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