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能把遥控器关了嘛文轩 男朋友说穿裙子做事方便什么

马车里面,多了一个人。

空间显得有些拥挤,嘤嘤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人高马大的战允。

“我看看你的伤口。”苏倾离伸手就要去碰他的臂膀。

战允立马躲开,嫌弃的打掉苏倾离的手,“别碰本王。”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

苏倾离脸色一板,双手叉腰,“我这是好心,不领情就算了,谁稀罕给你看伤口!”

战允也冷漠的撇过头,一言不发。

苏倾离气的环抱双臂,坐的远远的,但是马车空间有限,再怎么坐远,也还是挨在一起。

嘤嘤凑过去用自己温热的小手触碰战允冰冷的大手,天真的问道,“哥哥你是不是怕疼啊?”

战允一挑眉,觉得有些好笑,“什么?”

“阿娘很温柔,从来不会弄疼人的。”

嘤嘤一本正经的说着,严肃的表情在他的脸上显得尤为可爱。

战允有些忍俊不禁,浅浅一笑,转而睨向苏倾离。

“本王不是怕她弄疼本王,而是因为她不是大夫,对本王的伤也于事无补,本王不想冒那个风险,给她做小白鼠。”

嘤嘤疑惑的摸了摸脑袋,阿娘不就是最厉害的大夫吗?

苏倾离白了战允一眼,井底之蛙,本姑娘可是神医在世!

继续回王府的路上,墨玦四处观测,尤为小心,路程也就变得慢了一些。

战允的臂膀还在微微流血,他的视线有些模糊,表情隐忍。

苏倾离看不下去了,直接过去扑倒了战允。

“你做什么?!”战允惊呼道。

墨玦急忙掀开了窗幔,“王爷,怎么…了。”

“出去。”苏倾离冷声喊道。

“是。”墨玦二话不说赶紧溜了,还贴心的把他们的窗幔拉好。

苏倾离压坐在战允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我不想欠你这个人情,还有,你的伤就算不治也和我没关系,可是如果再出现一批刺客,你便是强弩之末。

你死了,我就是这个时代的寡妇,对我和嘤嘤都没有好处。

你别以为本姑娘是巴结你献媚你,你只不过是我和嘤嘤的工具人!”

说完,不等战允消化这段话,苏倾离直接把他的衣襟扯开。

“苏倾离!你放肆!还不快从本王身上下去,如此这般成何体统?”战允喊道。

他曲起胳膊想借力坐起来,谁知道苏倾离直接把他按了回去,然后从袖口里拿出他没见过的小药瓶子。

“嘤嘤,你身上的无菌纱布呢?”苏倾离轻轻问道。

战允疑惑了一下,她在说什么?

嘤嘤便移动自己浑圆的小身子,从衣兜里拿出一片纱布,凑到战允眼前,“借给你喽,哥哥。”

“原本是为了给嘤嘤用的,这小子成天跑,总是磕到摔到,现在好了,给你这个大小子用了。”

苏倾离用碘伏为战允清理伤口。

“你这是什么东西。”战允看着她手里的碘伏,不解的问道,也不知道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脏水?

苏倾离把纱布用力的拍在战允的伤口上,“浪费本姑娘辛辛苦苦种的棉花!”

“棉花?”战允一脸迷惑,疼的呲牙。

“暂时这样包扎。”苏倾离对他的疑问充耳不闻,“回去自己记得上药。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49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