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的大兔兔很好吃 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连续下了几天的大暴雨,H市洪涝一片。

山区多条道路被封,阻断了交通。

私人诊所内,林念躺在病床上。

肥大的病号服包裹着她孱弱的身体,苍白的手臂垂下来,露出腕上深刻的割痕。

医生粗鲁的将针头扎在她的手背上,“林念,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冰凉的液体进入身体,林念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一天,终于来了。

门口响起两种脚步声,一个穿着同样病号服的女孩出现在她模糊的视线里。

“念念,你还好吗?”女孩看着她的眼睛泛红,嘴唇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明明是一副关切的表情,可是她的手却用力按住林念手腕的伤口。

指甲深入,鲜血四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女孩摇头道歉,却并没有松手。

“是吗。”林念开口,嗓音沙哑的令人头皮发麻,“……挖我的心,也不是故意的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一个男人突然过来,拿出手帕给女孩擦拭手指上血迹,满脸的心疼,“脏死了,我不是让你别碰她的吗!”

“袁杓……看到她这样我很难过……要不,还是算了吧……”女孩的眼泪决堤般涌出。

“不行,手术室都准备好了,就今天!”袁杓(shao)一脸的坚定,把带血的手帕丢弃在医疗垃圾里。

林念笑的越发冷艳,转头看着站在床边的两个人。

一个是她的亲姐姐,一个是她一直深爱以为会厮守一生的男人。

母亲二胎想生个男孩,没想到七个月产检的时候,突然发现是女孩。抑郁症导致母亲身体极度虚弱,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摘除了子宫。

从那一刻起,林念就成了母亲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了全家人怨恨的对象。

所以,她被人欺凌,被人诋毁,甚至是被人拐卖,他们都不闻不问。

一直到林悠查出心脏有问题,她才被母亲找回家。

而她唯一深爱的男人,竟然跟林悠搞在一起,把她关在地下室长达四年。

现在,林悠的心脏不行了。

他们把她弄到这偏远的鬼地方,袁杓要亲自手术,将林念的心脏移植给林悠。

“袁杓,让我单独跟念念说会儿话……行吗?”林悠用无辜又脆弱的眼神祈求着。

“那我先去做准备,你记得千万别再碰她。”袁绍温柔的目光落在林念的身上,顿时变得无比厌弃。

病房的门关上,林悠的悲痛也跟着敛去。

“林念,你还有什么遗愿就说吧,看我能不能帮你完成?”林悠抱着手臂,满脸的得意。

“袁杓跟你……”林念艰难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呵呵,林悠冷嗤道,“你还真以为袁杓喜欢你啊,他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确保我需要的时候,你有一个健康的心脏。”

“你们……”林念怒急,挣扎着仰起头。

所以,袁杓用他的专业知识教自己养生,并不是因为爱自己,而是爱自己这颗心。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让你死也死个明白!”

林念见林悠气的满眼血丝,弯腰凑近她,眼中的邪佞满溢。

“实话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是先天性心脏病,是因为过量用药弄坏了心脏。你知道吗?那种药吃了之后,会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卑鄙!”林念伸手去抓林悠的衣领。

林悠快速的,狠狠的,踩住了氧气管。

林念因缺氧脸憋的通红,伸出去的手快速抓住了自己的脖子,“林悠……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恐怕你只能做一个无人认领的孤魂野鬼了。”林悠一手拿起针筒,一手抓住输液器,“林念,你去……”

‘死’字还没有说出口,房门突然被人踢开。

一个高大的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掉针筒,把林念挡在身后。

林念好不容易缓过气,愕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顾瑾年?

这个事事跟她作对,恨不得把她至于死地的男人!

他掌控着整个H市的经济命脉,是天籁集团的掌舵人,也是福布斯财富榜最年轻的男人。

他是万千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他高不可攀,他万众瞩目……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不等林念想清楚,顾瑾年已经开始拔她身上连接的监测线路。

在监控室看到一切的袁杓慌忙赶来,压抑着内心的怒火道。

“顾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

“她不是林家人。”顾瑾年把线路甩在地上,抓着林念的衣领把人提了起来,“她是我的仇人。”

袁杓吞咽了一下道,“既然您跟伯母都痛恨林念,由我来帮你们消除眼中钉不是更好吗?毕竟您……”

“你不配。”顾瑾年冷嗤了一声。

“……”袁杓脊背一僵。

H市有句俗话,宁斗地下阎王勿惹天上枭鸟。

枭鸟说的就是顾瑾年。

没人知道他有多大的能耐,也没人知道他有多少门路,总之黑白两道没人不怕他。

袁杓也怕。

但是他转念一想,顾瑾年就算是再牛逼,他孤身一人在自己的地盘上,不足为惧。

当然,还是能不惹怒顾瑾年最好。

“顾先生,如果您想要我的医学成果,我愿意双手奉上,还请您放开林念,她是我很重要的试验品。”

“试验品?”顾瑾年冷遂的黑瞳迸发出骇人的戾气。

一股强冷空气在房间里盘旋,带着肃杀一切的威力。

袁杓吓得立刻退后,拿起对讲机快速道,“叫所有人到观察室来,快!”

一连重复了三次,没有人回答。

“说话啊,你们这群废物!”袁杓的额头后背都是汗,隐约觉得事情不妙。

林悠趁机逃回袁杓身边,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怎么回事,人呢?”

对讲机终于有反应了,一阵电波的嘶啦声后是一个虚弱的声音。

“……有个男人闯进来……我们都,都……”全军覆没了。

袁杓惊恐的瞪大眼睛,顾瑾年单挑了二十几个人!

他是医生,用手术刀救人杀人他都会,可是打架……他不会。

袁杓跟林悠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转头就往外跑。

房间猛的一震,林念差点从床上跌下去,被顾瑾年稳稳的接住。

“顾瑾年,我已经没能力跟你斗了,你走吧。”林念无力的撑着他的肩膀。

顾瑾年深邃的眸子凝视着林念,嗓音冷锐,“林念,你想死也只能死在我手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38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