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英语课代表的那层膜 手伸进她的乳罩里揉搓着漫画

王氏心中有所触动,再多的痛心疾首都压了下去,将她揽入了怀中。

武安侯看气氛伤怀,赶忙说:“好了好了,孩子知错就好了,快起来,都还受着伤呢。”

“受伤?”王氏眯着眼看向武安侯,武安侯立即心虚的别过脸去。

江楼月微笑着说:“女儿很好,你看,身上皮肉都好好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呢!”

王氏检查了她的手臂,的确光滑干净,才松了口气。

王氏拉着江楼月到往里面走:“不是爹娘要说你,你喜欢什么人不好,非要去喜欢平王……平王有什么好的?母亲的娘家,你那些表哥们个顶个的好……”

武安侯深深的吸了口气,还好,早上的鞭子是打到背上了,只希望自家夫人不要看到啊。

王氏与江楼月说了好一会子话,问到了驱散下人的事情,江楼月说不喜欢那些人伺候,王氏瞧她表情认真,不像是为了撒气,便也没再追问。

几个下人而已,女儿不喜欢那就换几个能让女儿喜欢的。

“侯爷,宸王府派人送了东西来。”罗潇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送了东西?”

“东西他们放在兰月阁的院子里,人已经都走了,属下瞧过了,都是些温补的药材,有三大箱……”

“……”武安侯皱了皱眉。

里面王氏也听到了,她握着江楼月的手,试探的问:“这宸王……为什么会送东西到你这儿来呢?你是不是得罪了他?”

“没……”江楼月无奈的说:“冰湖救他的时候,我根本都不知道他是宸王,我也没有得罪他,可能是他想……报恩吧?”

“……是吗?”王氏想了想,似乎除了这个,也再没别的理由解释,便认真叮嘱江楼月说:“宸王是京中最阴晴不定的人,被他盯上绝无好事,虽然咱们武安侯府也是不怕他的,但是多一事当然不如少一事,你懂母亲的意思吗?”

“懂的。”

“嗯。”王氏点点头,又说:“还有……听你爹说,你和逸雪是不是闹了点小矛盾?”

江楼月说:“不是小矛盾,母亲你知不知道,昨夜我去平王府深夜砸门,是她放我离开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王氏纤细的柳眉蹙了蹙,“楼儿,或许逸雪不是那个意思,她是真心为你好,你……你别多想。”

江楼月眼眸微微动了一下,嗯了一声,乖巧的没有再说什么。江逸雪是王氏娘家族姐的孩子,当初族姐身亡,与王氏有些关系,所以这些年来,王氏和武安侯对江逸雪的疼爱绝不比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要少,心里也总是下意识的偏向江逸雪。

不过,江逸雪不可能伪装一辈子,江楼月总有机会让她漏出真面目来。

王氏和武安侯离开之后,江楼月把小音和小琴叫了过来,“小音,你去盯着江逸雪,看她这几日都做什么。小琴,你这几日就去府外,盯紧平王府,一丝动静都别放过。”

小音犹豫地说:“小姐,您今日不是发誓,再不与平王有任何干系了吗?为何现在又……”难道小姐还不死心,发誓真的只是气话?

江楼月说:“你跟着我,难道今天没有看出来平王和江逸雪之间有点什么?”

“当然!这两年来,好多事情奴婢都看在眼里,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讲。”

“那个江逸雪……每次来找小姐都一直在提平王,把平王说的千好万好……那眼神,分明就是一副说情郎的眼神,还有她给小姐出的那些主意……哪一个不是坏小姐的名声,小姐您真的不能再跟他们有任何的牵连了,他们都不安好心的。”小音激动的说。

“我知道,所以得盯着他们,免得他们又来算计我。”江楼月目光放柔,“我知道你对我忠心耿耿,以前是我看不清,从今天开始,你有什么话都直接告诉我。”

前世小音因为自己的愚蠢也落得凄惨下场,这一世,她绝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

离开兰月阁后,王氏去了一趟江逸雪的雪苑。

江逸雪正坐在桌前默默垂泪,看到王氏进来,立即扑上去跪在她的面前,啜泣道:“姨母,我错了……我该死,我对不起楼月妹妹……我不该觊觎她喜欢的人,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呀……”

王氏见她泪眼涟漪,那模样,像极了她的母亲,自己的庶妹王凝儿。

当初家中为巩固势力,把刚及笄的她许给了大她十几岁的武安侯,她寻死觅活的拒婚,家族没了办法,便找了年岁和她一般大的王凝儿代她出嫁,谁知在出嫁的路上王凝儿被大盗劫了去,等找到的时候,已经被污了清白,人也精神失常了,后来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留下个江逸雪,连父亲是谁都不知……

王氏每每想起当初的事情,都后悔不已,如果自己不那么任性,没有王凝儿代嫁的事情,也不会害了她,所以后来认命嫁给武安侯之后,便把江逸雪也接了过来,亲自照顾。

这些年,她几乎是将江逸雪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照料,凡是两个女儿有的,江逸雪绝对少不了。

此时看到她哭成这幅样子,心都揪到了一起,连忙将她扶起来:“雪儿,你这是做什么,又不是你的错,姨母知道,姨母都知道。”她半扶半抱的把江逸雪揽在怀中,“姨母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这样心底善良的孩子,连一直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姨母都知道……楼儿那里,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轴的很,最近也是受了平王那里的刺激……”

说到平王,王氏停顿了一下,“雪儿,你真的喜欢平王?”

江逸雪在王氏怀中重重点头:“真的,姨母,雪儿知道自己不配,但雪儿就是喜欢平王……”

王氏叹息了一声,“京中贵子不少,为何要执着平王?”

“我知道楼月妹妹也喜欢平王,我不该的……可是感情的事情,谁有能控制的了?我真的没有办法……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290.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