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

一段小插曲过后,苏浅语并没有受苏千歌和陆景深的影响,而是全身心的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去。
看着一旁忙碌中的苏浅语,苏千歌内心很是痛恨,这个小贱人到底有什么好,能让这么多男人围着她转。

眸底充满恨意的苏千歌,小手一挥的叫来了服务员,轻言细语的在她耳朵旁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

这一次,她一定要苏浅语这个小贱人受万人唾弃,如果她的身子不干净了,她还会像现在若无其事的出现在这里吗?

被收买了的夏小白,突然在苏浅语的跟前直捂着肚子道:“浅语我肚子不舒服,你能不能帮我把这酒送到二楼2601包厢。”

“我吗?不行,我刚来连包厢在哪里都不知道,等一下送错了,你会被经理骂的。”

苏浅语的拒绝并没有让夏小白放弃,而是不停在她面前装可怜哀求着:“浅语你就帮我送一下吗?我相信你可以的,况且我上个厕所就没事了。”

面对夏小白的苦苦哀求,苏浅语勉为其难的答应着:“好吧!不过你要快一点,被经理发现我们都要挨骂的。”

“好的,你快去就是了。”内心不耐烦的夏小白赶紧催促着道。

只要她帮自己将这酒送了,那她将会得到一笔不少的酬劳,别怪她狠,要怪就怪她自己得罪了人。

来到二楼的苏浅语彻底懵圈了,长长的廊头让她根本忘了夏小白告诉她的是260几了,是2601还是2607呢?

暗黑的灯光让苏浅语嘴角不停直嘟囔:“真不知道这老板怎么想的,没事弄这么长廊头干嘛!还有这大晚上灯这么暗,万一摔了怎么办。”

来到角落包厢,苏浅语看了看周围,有盆栽树应该就是小白说的包厢了,礼貌抬手敲了敲门,这才推门走了出去。

愉悦的欢笑声,让苏浅语听着直咽了咽口水快速的脚步赶紧将酒放在桌子上:“你们要的酒。”

话说完就转身离开,这个地方她可一刻都不行多待,三个男人,一个还算正常的在喝酒,另外两个则是左拥右抱都忙不过来。

辣眼睛,就在苏浅语落慌而逃时,一道清冷的嗓音传了过来:“过来,给我倒酒。”

“啊!我吗?”突然的叫喊声,让苏浅语怀疑的指了指自己。

“还傻愣着干嘛!我大哥要你倒酒,还不好好伺候着,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小费。”还未等苏浅语开口说话,欧辰就将她推到了盛墨渊的跟前。

而此时的苏浅语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她只不过是一个打扫卫生,帮小白送酒就好了,怎么又被扣在这倒酒。

瞅着跟前溢出的酒杯,此时的盛墨渊眉头早已抿成一条浅,低沉的嗓音敲了敲桌子:“洒了。”

回过神来的苏浅语手忙脚乱赶紧擦拭着,嘴里仍不停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盛墨渊的脾气在这是出了名的难伺候,就在她们准备看戏时,一个简单的动作顿时让在座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腹黑的他居然没有动怒,而且仍一如既往的坐在那喝酒,冒失的女人也并没有被丢出这个包厢。

看到这一幕的欧辰嘴角笑了笑,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边坐着的美人,眼神示意她们过去伺候着。

不知状况的苏浅语,突然就被几个女人挤到一边去,也正是这个时候,让她终于看清另一个角落坐着的男人是谁。

内心不停直喃着:“还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都能碰到。”

为了不让他认出自己,苏浅语赶紧扒拉了一下头发,脸上的妆也让她用手擦了擦,这样的鬼自己他应该不会认出来吧!

妖娆径直走过去的女人,手刚想触碰到盛墨渊,杯子就砸向地面,清冷的嗓音命令道:“滚!”

嘭的一声,又是一个杯子砸向了地面,如此可怕的盛墨渊瞬间就将走过来的女人全吓跑,身怕下一个酒杯砸向的就是她们。

怒意的盛墨渊让韩司夜一脸笑意走了过来的打趣:“大哥,这么多年你这毛病还没治好呢?要不今晚上我给你挑几个治治。”

“还要挑什么,我看眼前这个就不错。”不嫌事大的欧辰,一脸猥琐的直看着一旁的苏浅语。

二人异样的眼神,顿时就让苏浅语打了一寒颤,赶紧低下头来躲到一边去,万一他们将主意打到她身上就不好了。

喝着酒的盛墨渊根本不屑搭理他们,随他们折腾去,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根本不会去碰她们。

脑筋一转,韩司夜突然走了过来拽着苏浅语就坐在盛墨渊的身旁,阴险的笑意给她倒着酒:“美女,你看我哥一个人喝着多没劲,要不,你陪着喝。”

“我不会喝酒。”苏浅语看了眼那满满的酒杯,直接一脸拒绝道。

“没事,不会喝,可以学的吗?”不死心的韩司夜再一次将酒杯端到了她的跟前。

如此近的距离,也正让他看清了苏浅语的容颜,一脸震惊的直咽了咽口水道:“小嫂子,怎么是你。”

“啊!什么,小嫂子。”突然的称呼,顿时让喝着酒的欧辰直喷了出来。

随后便不停的八卦了起来,而此时坐在盛墨渊身旁的苏浅语如针扎一样,虽然那晚救自己的人是他,但她仍不想跟他坐一起,气场太过于强大。

为了缓解这尴尬的气氛,韩司夜不停的怂恿着苏浅语喝酒:“小嫂子,那晚如果不是我大哥,你哥哥可能就有生命危险,冲这救命之恩,你也要敬我大哥一杯。”

“对呀!小嫂子,赶紧敬我大哥一个。”

一唱一和的两人,让此时的苏浅语很是纠结,自己的酒量自己是知道,这一大杯下去,自己非碎不可。

可面对他们的热情,她又不知怎么去拒绝,况且他们说的又没错,他是救了自己和哥哥,敬他一杯酒不是应该的吗?

端起酒杯,苏浅语看了眼沉浸一人喝酒盛墨渊:“这杯酒敬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至于医药费,等我攒够了就还你。”

对于苏浅语的举动,盛墨渊看都末看一眼,还是一如既往喝着自己的酒。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74127.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