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教室停电H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全文阅读

“我还流着血呢,你都想上,不是垃圾是什么?”我没有挣扎,而是冲着他吼了这么一句。

穆凌峰疯狂的动作蓦地停住,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尔后看向我的小腹,似乎这时他才想到什么,“兰兰,你的,你的肚子......孩子呢?”

此刻听到他提起孩子,我的心又狠狠一痛,我恶狠狠的瞪着他,“穆凌峰你会下地狱的,你和你姐姐都会下地狱的!”

“我问你孩子呢?”穆凌峰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低吼。

我的孩子被他的姐姐藏起来,现在还反被用孩子要挟来这里受他侮辱,他却问我孩子在哪?还有比这更扎心的吗?

“穆凌峰你不就是想睡我吗?好,我给你睡,你让你姐姐把孩子给我!”说完,我自己去撕扯衣服。

可是下一秒,他却抓住我的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和他四目对视着,可是对着对着,我的眼泪就滚了出来,而我的愤怒也化成了卑弱,“穆凌峰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好吗?”

穆凌峰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

第一章 教室停电H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全文阅读插图

后面的话他还没说完,房门传来砰的巨响,门被踹开,沈莫北出现,他的目光扫过穆凌峰,落在我的身上,那样的冷......

这一切在我预料之中,我并没有震惊和意外,可是在沈莫北看着我的时候,我的心却还是颤了!

“沈莫北!”

这时我就听到穆凌峰怒吼了一声,再然后他从大床上跳下,直冲着门口而去。

“穆......”我想叫住他,可是喊出一个字,我就听到了一声痛苦的闷哼,穆凌峰被踹飞倒在了地上。

沈莫北出手之快,不光是我没想到,恐怕就连穆凌峰自己都没想到。

“姓沈的,今天我不玩死你,我跟你姓沈!”穆凌峰原本就是提着拳头冲沈莫北而去的。

结果不仅没打到他,反而先被摞趴下了,他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

穆凌峰起身就要跟沈莫北再动手,但是沈莫北直接反手一个勾拳,重重的打在了穆凌峰的脸上,我几乎听到了骨骼错位的声音。

这一拳很重,穆凌峰被打懵了,都没了回应,可是沈莫北并没有罢休,拎着穆凌峰的衣领一个又一个拳头直落下来,几乎每一下都足以要他的命。

这样的沈莫北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凶戾,那样的震怒,好像穆凌峰多么的该死!

在沈莫北又一个拳头落下时,我看到有血滴在空中飞起,再看沈莫北的架势,大有要了穆凌峰小命的感觉。

不!

不可以!

如果他真的打死了穆凌峰,那沈莫北也就完了!

想到这里,我大吼了一声,“沈莫北你住手!”

听到我的声音,沈莫北停下看着我,我下床向着他走过去,看着他说道:“我同意离婚了。”

下一秒,他怒意昭昭的眸子迸出两道猩红的光,仿若要将我瞬间焚尽——

他不是心心念念的要跟我离婚吗?为什么我同意了,他却是如此愤怒呢?

因为我的背叛吗?

我在心底冷然一笑,继续说道:“沈莫北你不是要我给穆双影腾位置吗?我同意了!”

这次我话音刚落,沈莫北的手一下子举起冲我直落下来——

我没有闪躲,只是闭上了眼,可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却先听到了照相机的咔嚓声,我睁开眼,却被乱闪的闪光灯差点刺瞎眼。

记者!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记者?

我慌乱之际,记者的问题已经铺天盖地的涌向了沈莫北——

“沈先生,你这是现场捉奸吗?”

“沈先生,你会和沈太太离婚吗?”

“沈先生......”

......

记者的问题尖锐而直接,我看着面色阴的仿若能吞天灭地的沈莫北,忽的明白过来,这些记者的到来应该也是穆双影安排的。

她不仅要沈莫北厌恶我恨我,还要让我在沈家再无立足之地,就算沈莫北不想跟我离婚,这下他也做不了主了。

穆双影这一招好毒啊,她这是要我再无翻身的机会。

“捉奸?”沈莫北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试问在场的男人有谁会去捉一个前妻的奸?”

前妻?

虽然我刚才提出了和他离婚,虽然我知道我和他的婚姻走到了尽头,可是沈莫北现在就把我列为前妻,我还是意外,外加心狠狠一痛。

我怔然的看着他,这时就听记者又问:“沈先生的意思是你们早就离婚了吗?”

随着记者的质问,沈莫北幽冷的眸光也看向了我,我亦是看着他,而这短暂的对视之后,我替他开了口:“当然,不然我也不会流掉孩子!”

我的话让记者一片哗然,然后那些照相机对着我的肚子一阵猛拍......

这样的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酒店的保安出现,记者被驱散,当周遭安静下来,我才发现沈莫北不知何时也离开了。

“兰兰,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打懵的穆凌峰似乎这才清醒过来,颤抖的问我。

我没有理他,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有,对我来说,现在的他和穆双影一样可恨,是他们把我逼到了今天这副绝境。

从酒店出来,我没有再回沈莫北给我租的房子,其实就是让我回去,我也找不到地方,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哪里,我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只有娘家。

叮咚!叮咚!

我按了好一会门铃,房门才打开,看到了母亲,我委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妈......”

“不要叫我妈!”下一秒,母亲的厉吼,让我怔住。

“沈莫北哪点不如那个姓穆的?”

“你知不知道你的出轨不仅毁了你自己,还毁了这个家?”

“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滚,你给我滚!”

......

几乎没让我说一个字,母亲便把我骂的狗血喷头,这是我长这么大,她第一次冲我发这么大的脾气,而我却无力为自己辩解。

“好了妈,这件事或许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哥哥左轩出现,为我打圆场。

“她都出轨了,现在网上都报道了,你以为沈家还会让她再进门!”母亲恶狠狠的瞪着我。

“妈,让左兰进家再说!”左轩劝母亲。

可是下一秒,母亲却直接往门口一横,“等她能进沈家的门后再进这个门吧!”

说完,母亲手一抬,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将我关在了门外。

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我知道穆双影这一招是将我彻底的赶尽杀绝了,不仅让我在沈家无翻身的机会,也让我在娘家无立足之地。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5355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