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公主很忙(N)作者 甜烟

一个瘦高的女生不屑的冷哼一声:“我见过那个女的,长得也不怎么样嘛,就是白了点,还是个乡下土包子,跟明雪没有可比性。”

她一开口,后面人连连附和。

“就是就是,乡下小地方来的,能漂亮到哪去?”

“说不定身上还有狐臭呢,听说她那种乡下人都不洗澡呢!”

“哈哈哈——”

她们笑成一团,个个带着莫名优越感。

苏沫被这些吵闹的声音搞得没有心思在作画。

而且这些女生还在背后将她坏话。

狐臭?

不洗澡?

很好,苏沫生气了。

她站起身把门打开,眉头微皱,面露不耐,“如果你们能把讲别人坏话的兴奋劲,用在学习上,想必校长会很欣慰的。”

穿越到兽世被蛇不停做墨染 公主很忙(N)作者 甜烟插图
女生们这才发现苏沫就在对面美术室。

瘦高女生心虚,下意识反驳:“谁、谁说你坏话了?”

苏绕扬眉:“那你紧张什么?”

瘦高女生眼睛一瞪:“谁他妈紧张了啊!”

随后,上下打量了一下,发现苏沫上下没有一个名牌,全是最普通衣服:“听说你在乡下被人开除过,啧啧,我很好奇,你这样一无是处的人是怎么进宏大的?难不成,是靠着脸蛋,做某种特殊工作才……”

在看到苏沫似笑非笑目光下,她莫名胆怯,没敢继续说。

她虽然没说完,可所有人也都听出了什么意思,看苏沫的眼光都变的微妙了。

看了好一会戏的傅明雪站出来,略微无奈的劝着瘦高女生:“都是同学,你们别这么对待她。”她又把头转向苏绕,柔声道:“你别生气,她们都是我朋友,心直口快,人不坏的。”

傅明雪很会扮演好人,这番话让那群学生对她的好感又提升一些。

“无聊。”苏沫懒得在这个乌烟瘴气地方待下去,转身就走了。

“她真没礼貌。”

“就是,明雪帮她说话,连个谢谢都没有。”

傅明雪看起来倒像是并不在乎的样子,抬手拢了拢耳边秀发:“她是我的姐,上个月被我爸从乡下带回来的,她……脾气不好,你们以后不好惹她。”

傅明雪故意说了这样一句让人乱想的话。

众人惊讶。

没听说傅家有两个女儿啊?

难不成是傅明雪同父异母的姐姐?

那不就是私生女吗?

傅明雪把她们微妙的反应收入眼底,也知道她们被误导,没有纠正,而是垂下眼帘:“至于她是怎么被开除的,听说好像是跟一个学霸乱搞男女关系……其实姐姐人很好的。”

气氛微妙间,走廊另一头过来一个高个子男生。

众人看到来人,双眼一亮。

“你们看裴校草对咱们的校花多在乎呀,特意来这里看你练琴哦~”

同学们挤眉弄眼,暧昧的调笑,傅明雪脸颊一红,捂着脸:“你们别闹了。”

裴落的视线一直都在傅明雪身上,停在她面前,一向冷清的面容竟然有些柔和:“累吗?”

傅明雪在喜欢的人面前,满脸小女人的羞涩,如同一朵温柔纯美的水仙花,“裴哥哥,我不累。”

“给你。”

一杯温热的奶茶送到她面前,傅明雪仰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你给我买的?”

裴落点头,犹豫了下,视线扫了一圈满脸暧昧的人们,“我是不是耽误到你了?”

怕他又走,傅明雪连忙摇头:“没有,我正好也是小歇一下。”

身边同学很有眼色的默默离开。

此刻,整个空荡荡的走廊只剩他们俩。

裴落清隽的脸上绽开一抹笑容,带着少年的稚嫩,“别站着了,坐着歇歇,我陪你。”

两人直接走进了美术室。

突然间,裴落视线落在一幅画上

那是一幅美人鱼的绘画,看得出笔者功底十分深厚,美人鱼被画的十分细致,栩栩如生,给人一种好像要从水里跳出来一样。

裴落怔怔看着那副画,总觉得画上美人鱼带着的项链,他好像从哪里见到过。

察觉到他的异样,傅明雪也跟着看了过去,只是很普通的一张画,没什么好奇怪的。

“裴哥哥,你在想什么?”她轻轻拽了下他的衣服,不喜欢他的注意力被任何东西抢走,哪怕是一幅画。

当裴落再看向傅明雪时,她脸上依然是那副明媚的笑脸。

“没什么,这幅画挺好看的,水中美人鱼,就跟活得一样。”

“是吗?我看着挺一般呀。”

他抬起白皙修长的手,握住傅明雪的,眼底带着深深的感叹:“那副画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很感激你救了我,要不然我早就被淹死在游泳池里了,你在我心里就像这个美人鱼,是我生命中最绝望时刻亮起的光。”

傅明雪嘴角噙着的微笑僵了下,她低头,不想被发现异常,“裴哥哥跟我这么客气干嘛,当时那种危险情况,换成任何人都会救你的。”

裴落摇了摇头,很认真的看着她:“不是谁都肯为了别人犯险,我只知道,你不顾生命下水救了我,那时候你也才十岁,幸好我遇到的是你,明雪,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在那之前,他并不喜欢这个每天跟再他后面的小尾巴。

在那之后,他慢慢对她好。

现在两人交往,应该是天意吧。

傅明雪把脸埋在少年的胸口:“幸好我会游泳,才能及时救了裴哥哥你。”

裴落抱紧她,再度把视线落在那副美人鱼上面,一时间竟然无法移开目光:“这是谁画的?”

傅明雪脑海间突然出现从美术室出来的苏沫。

难道是苏沫画的?

不对。

她一个乡下的不可能有这么好的艺术功底,她想了想,编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我看到好几个男生出入过美术室,具体也不知道是谁画的。”

“这样啊……”裴落有点失落,却没注意傅明雪沉下来的脸。

两人温存了一会,目送着裴落离开后,傅明雪拨通了一个电话,面无表情,声音有点冷:“虎哥,我想让你帮我办点事。”

……

第二天,学校里都在传瘦高女生放学后被人打了,而她还一口咬定是苏沫做的。

没过多久,瘦高女生的母亲就气势冲冲的找来了学校。

“我不管!今天如果学校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就去教育局告你们!”长相刻薄吊梢眼的妇女双手叉腰,就像菜市场撒泼耍混的无赖。

校长头疼的劝说:“这位女士,你先冷静些,事情还没查清楚,不能确定就是我们学校的人做的。”

中年妇女气的脸红脖子粗:“我女儿好端端的被人给欺负了,你们难道还想袒护那个苏沫?反正今天我一定要讨公道,不然谁也别想我走!”

很快,苏沫就被前去通信的老师带着来到校长办公室,她神情平淡,只微蹙的眉头透露出她几分不耐。

高瘦女生一看到苏沫出现,立刻用警惕怨恨的视线瞪着她:“妈,就是她!昨天用麻袋套我头上踹了我好几脚。”

中年妇女看过去,只见那个女生满脸淡漠,漫不经心的散漫模样惹了她的眼,忍不住恨恨瞪着她,“就因为在学校我闺女说了你几句,你就打人?小小岁数你怎么这么坏啊?”

苏绕走过去,比中年妇女高半个头:“你能不能动点脑子,如果真是我做的,我会傻到让她知道是我?”

中年妇女不依不饶:“我闺女除了跟你发生过矛盾,谁会吃饱了撑的欺负一个学生啊,我看就是你做的,你别不承认!”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53349.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