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很忙(N)作者 甜烟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两个医生相视一眼。

“温小姐,秦老爷子的病情确实好转,这可真是奇怪了。”

“是啊,我们从事医学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时,苏沫站在了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这会愿意相信我了?”

温雨绮愣在原地,像是傻了一般。

两个医生朝着苏绕走过来。

其中一个满脸忐忑不安,内疚、懊悔敲击着他,十分惭愧的郑重道歉:“小姑娘,应该是我们见识短浅,目中无人,很抱歉,而你让我们见识了真正的奇迹!”

“对不起苏小姐,我们输的心服口服,您简直太厉害了!您让我对针灸刮目相看,我想我们应该重新审视一下针灸这门技术了。”

两个半百的医生对苏绕用上了尊称,他们姿态放得很低,再也没有半点轻视之心,甚至是无比激动的,兴奋的看着苏绕,就像在看待一个国宝那样。

苏沫视线落在温雨绮身上:“温小姐,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温雨绮深深吸了一口气,慢吞吞来到苏沫面前,满脸难堪,咬着唇,只觉得脸火辣辣的:“我输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苏沫很欣赏她这副勇敢担当的模样,最起码没有耍赖不肯承认自己的不足。

她的态度十分随意:“至于让你做什么?我还没想到,先欠着我。”

温雨绮只觉得满心苦楚,怪自己太冲动,小看了这个苏沫。

之前她有多么信誓旦旦,现在就有多丢脸!

苏沫脸上的神情十分懒散,漫不经心的瞥了眼他们三个,声音很凉,“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轻易的去质疑任何人,也不要去诋毁,因为对方或许能让你们望尘莫及。”

公主很忙(N)作者 甜烟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插图
苏沫见温雨绮嘴巴动动很想说什么的,她懒得理会,也不想听,转身走到了外面,对着秦缀说:“我还挺忙的,先走了。”

秦缀有些意外,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走,他眸光微沉,“苏小姐,让金助理送你回去吧。”

“不必。”

谢绝了秦缀好意,苏沫拎着药箱离开了秦家。

下一刻,房内传来了佣人惊喜的喊声:“先生,秦老睁开眼了!”

秦缀一向淡漠俊美的脸上,也忍不住勾了勾唇,倒了周围的女佣看红了脸。

院内温雨绮身形僵硬,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真不是滋味,深深看了眼已经进去的秦缀,她也没脸继待着,捏了下衣摆,离开。

秦家上下都喜气洋洋。

秦老爷子醒来后就觉得神清气爽,脑袋也清明了,眼睛也不花了,他看了眼孙子的双腿,眼底划过一抹心疼:“缀儿,神医既然连我都能治好,怎么不请神医看看你腿?”

秦缀抬起那张俊美无俦的脸,语气也一如既往的淡然:“爷爷,我的腿已经断了三年,骨头都已经坏死了,回天乏术。”

他好像在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十分淡然。

秦老爷子叹息:“缀儿,你可还记得三月前,爷爷跟你提过的事吗?你三岁时,爷爷曾经跟好友,给你和他的孙女定了一场娃娃亲,如今老友的孙女应该也有19岁了,她的父母在盐城也有公司,爷爷想……”

秦缀打断了秦老爷子的话,合上杂志,眸子微敛,温声道:“我双腿不便,怕是耽误了女方,爷爷就当那是个儿时笑话,算了吧。”

秦老爷子再次叹了口气。

他这个孙子,一旦决定什么,很难有人在动摇他的意志。

可如今秦缀双腿这样,如果他这个做爷爷的再不细心张罗,怕是以孙子的性子要孤独终老了。

秦老爷子让管家把卧室的盒子取来。

“缀儿,你先不要急着拒绝,爷爷这里有女娃的一张照片,你先看了再做决定,反正爷爷觉得这女娃容貌十分漂亮,相信你看到也会这么认为。”

老爷子把盒子打开,拿出了相片。

秦缀行动不便,无心此事,也就不想去看什么相片,女方容貌如何,他一点也不关心。

可秦老爷子执意要给,金助理只好去接。

然而,当他看到照片后,下意识‘啊’了一声,没敢直说,而是直接把照片翻过来给秦缀看。

相片上是个异常漂亮的小姑娘,皮肤极白,眼睛极黑,皱眉看着镜头好像很不耐烦的样子。

秦缀沉眼看去。

这是……

苏小姐?

秦老爷子敏锐的发现孙子不对劲。

再一瞧,见秦缀盯着照片上的女孩出神。

老爷子会心的笑了笑:“找个时间去傅家看看吧,难道你忘了,这女娃六岁时,你们还见过一面呢。”

秦缀淡淡垂眸。

视线落在照片上桀骜不驯的小姑娘身上。

金助理这时候说:“先生,我已经查过,傅家刚从乡下回来的女儿,正在宏达学院念学。”

秦缀点头:“知道了。”

苏沫回到公寓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看了看,是傅家。

苏沫没理会,扔下手里,去浴室洗了个澡。

出来后,电话又响了。

还是傅家,接通后,电话那头芳蓉的声音有些不悦:“小沫,妈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怎么也不接?”

“我刚刚在洗澡,没听到。”

芳蓉被噎了一下,随后叹口气,:“小沫啊,我听明雪说,你今天没去学校?”

“一会去。”

苏沫的回答简言意骇。

芳蓉强压下内心的反感,催促了一句:“赶快去上学吧,别让老师生气,妈是关心你才……”

“嘟……”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苏沫挂断了。

芳蓉死死瞪着手机,恨不能盯出一个洞来,咬牙切齿道:“这没礼貌的死丫头!”

苏沫收拾完,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就去学校。

明明是同样的校服,穿在她身上就格外的好看,一路走过人群,不少男生都在偷偷看她。

有个瘦高个女生酸溜溜的翻白眼:“显摆什么呀,不就是个农村来的土包子吗,连傅校花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有人弱弱的出声:“我怎么觉得……她比傅明雪还好看呀。”

之前那个瘦高个的转头瞪她:“你什么时候瞎的?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眼科?走,咱们去看傅校花练琴。”

女生弱弱的缩了缩脖子,也不敢再说实话了。

苏沫回到自己座位,开始玩手机。

同桌眼镜男凑过来小声说:“苏同学,你来晚了,我们上节课学习的是这一科,要不要我给你讲一下?”

眼镜男是个颜控,热心肠的要帮她。

苏沫依旧玩着手机,眼也不抬:“谢谢,不用了。”

哪怕她并没有刻意做什么,可这副‘生人勿进’的气势依然让眼镜男不敢再多言多语。

这时,胡老师进教室了,接收到冷眼的眼镜男连忙坐直了回去,眼观鼻,鼻观口。

胡丽一眼就看到了下面玩手机的小姑娘,她皱了皱眉头,眼底划过一抹厌恶,语气格外犀利:“希望某些同学能够自觉,不要在课上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谁都看得出胡老师是在针对苏沫。

苏沫懒懒的抬了下眼皮,把手机关上收了回去。

胡丽让班长把卷子发下去:“上节课我们新学的知识,这节课我来考考大家。”

上节课除了苏沫,其他学生都听了。

这次考试,她估计都不知道怎么下笔。

眼镜男同学为同桌捏了把冷汗。

他神色担忧的看着同桌,刚想偷偷让苏沫抄自己的,就被胡老师提名教训:“不好好做卷子瞎瞅什么!”

眼镜男激灵一下,连忙低头。

胡丽压根就不管苏沫会不会写,反正她在班里就是个摆设,本以为她会抱着卷子愁眉苦脸,谁知道苏沫竟然在卷子到手的那一刻,上笔刷刷刷的开始做题,甚至连想都没想,下笔非常快……

胡丽皱眉,这插班生不会瞎写吧。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除了眼镜男。

因为他不经意的瞅了眼,发现苏沫明明没有听课,可写下的答案竟然都是正确的……

眼镜男瞪大眼:“!!!”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53345.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