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

对,每月给一两银子,少一个子儿都不行。”一旁的翠儿笑眯眯地附和着。

一想到每个月有一两银子的进账,秦翠儿便乐得不行,奶奶可答应她,给她准备一份厚厚的嫁妆。

两人的话让秦薇薇更绝望了,浑身哆嗦着,眼眶的泪水不停地打转。

好不容易让哥哥喘口气儿,奶奶又来欺压他们,她可忘不了当初爹爹被狼咬死后,娘是怎么被他们磋磨的。

乔臻闻言,脸色一沉。这是来要钱的,果然是上门讨债的主。

“奶,这件事还是等相公回来再说。”

秦老太婆可不管他们的态度如何,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敲,说道:“今儿来就是通知一声,从下个月开始,每月一两银子。”

说罢,秦老太婆站起身带着翠儿离开了。

两人一走,秦薇薇便哇的一声哭出来,吓得乔臻连忙哄道:“薇薇别哭,别哭。你告诉我秦家的情况,我想办法解决好吗?”

秦薇薇望着乔臻坚定的眼神只觉得心安不少,抽抽噎噎地说:“奶他们…当年爹爹被狼群咬了,花了很多银子医治也治不好,爹爹去了以后,奶奶他们就把我们赶出来了…现在哥哥好不容易还清了债务,他们…他们又来要银子…现在大冬天的,让哥哥上哪儿打猎,他们就是想逼死我们……”

原来是这样,那个老太婆真是太过分了,自己的亲儿子,亲孙子也狠得下这种心!

她刚刚看到秦翠儿的衣着打扮,光发髻上的银簪子就值不少银子,一看就知道是富裕人家,再看看秦薇薇身上的粗布薄袄还是秦璟湛心疼妹子省吃俭用地给她置办的衣裳…

这差别待遇就知道秦老太婆的心有多偏!

乔臻可不想给银子,刚刚就应该直接把那老太婆打出去。

可又想到已经不是现代了,她为了秦璟湛的名声也就忍住了。

在古代,孝字可以把一个人生生压死。

乔臻憋了一肚子火,她安慰了薇薇好久才把她哄好了,想着到外面转转能不能找些吃的东西。

刚出门便碰到一位打扮得粉粉嫩嫩,长得特别清秀的陌生女子,她正鬼鬼祟祟地靠在篱笆前往秦家看,陌生女子触及到乔臻的视线后便大方与之对视。

“你是谁?趴在我家篱笆墙做什么?”乔臻冷冷地问道。

“我叫苏婉秋,秦哥哥在吗?”苏婉秋扬起下巴,挑衅地看向乔臻,眼里有打量也有鄙夷。

秦哥哥?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多人来找茬。

唤得如此亲密,这位女子莫不是秦璟湛招来的蜜蜂吧?想到秦璟湛那张刚毅的俊脸还真是祸害呀!

乔臻朝她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记得我家相公只有薇薇一位妹妹,不知何时多出一位年纪这么…”

乔臻欲言又止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的样子让苏婉秋恼怒不已。

她跺了跺脚急道:“你什么意思?”

见她如此轻易被激怒,乔臻心中暗笑,就这点能耐还敢上门示威,看我不把你刮出一层皮!

“苏姑娘莫气,我只是觉得您的面相似乎比我家相公还要年长,所以…哎哟,都怪我眼拙,还望苏姑娘莫要见怪。”

说罢乔臻一副歉意的看着她,气得苏婉秋想要冲上去撕了她的嘴。

居然说她长得老,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个什么模样,干瘪的身材还有那张黑不溜秋的脸怎能比得过她苏婉秋,她可是秦家村的村花!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插图

苏婉秋气呼呼的喘了好几口气,等她平复心情后又扬起一抹笑:“我与秦哥哥自幼便一起长大,都是一个村的所以喊他一声秦哥哥也不为过,想必你就是嫂子吧,昨儿只有一顶轿子抬进门却没有设宴,要不是听我娘说起,还真不知道秦哥哥娶媳妇了,嫂子莫要怪妹妹没有给你准备见礼才是。”

呵,这是以青梅竹马自称了?

秦家穷得叮当响她是知道的,所以成亲并没有办喜宴,但到苏婉秋嘴里说出来的那意思却变了一个味儿。

自古只有妾才会一顶小轿子抬进门,因为这种没名没份没地位的妾根本不用通知任何人,也不需办喜宴。

她这是在讽刺乔臻是妾。

想到这,乔臻也不气恼,像苏婉秋这种想嫁进来都没机会的人就让她酸去吧。

“哦是吗?那苏姑娘现在回去准备礼物吧,迟一点没事的,人不到礼到就行。也不用多贵重,拿些鸡鸭鱼肉或者鸡蛋都行。”

乔臻笑眯眯地看着苏婉秋,刚把话说完就见苏婉秋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一会又黑了仿佛一个七彩的大染缸,绚丽极了。

苏婉秋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些话羞辱她而已,对方不但没听懂还向她讨要礼物了,悔得她差点没把后槽牙给咬碎了。

“既然秦哥哥不在家,那我改日再提见面礼上门。”她已经气极了,哪还有心思和乔臻继续说下去,于是甩了袖子愤恨离去。

送走了苏婉秋,乔臻早上不愉快的心情变好了许多。

一想到她临走时那吃了屎的表情真是叫人痛快。

气走了秦璟湛招惹来的蜜蜂还顺带讹诈了一笔,要是以后再来几个这种傻小妞就更好了,她都不愁没吃的了。

被苏婉秋打扰了一番后,乔臻已经没有心思出门溜达了,转身回到房间。

看着塌下来的木板床,她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发现已经断得拼不回去了,她干脆直接卷着被子坐在上面叹气。

她仰头望着屋顶,想着这个家也忒穷了点,竟然是一间三室的茅草泥房,屋里除了该有的木桌子,木凳子,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她看了一眼床边放着的那贴着双囂红纸的木箱子,那应该是她带来的嫁妆。

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连一件嫁衣也没有,想来乔家也没什么钱的,也就没心思去翻看木箱子了。

想到这一穷二白的家,又想到秦家那帮吸血的蚂蚱,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赚钱,把这群人全部踩在脚底下。

她就不信了,她一个现代人,一身的本事和知识还能饿死在这个古代里?

屋里四面八方都透着冷风,尽管裹紧了被子还是冻得乔臻不停地发抖。

一切赚钱的想法瞬间被冻得抛诸脑后,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

“要是有个火炉让我取取暖就好了。”

她低声喃喃自语着,却因为起的太早而开始打起瞌睡来,渐渐地,还真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乔臻被热醒了。

热?现在不是大冬天吗?怎么会这么热?

蒙在被子里的乔臻热出了一身汗,她猛地掀开被子一看,傻眼了…

她直直地站起身来,以为自己在做梦,便狠狠地掐了大腿一把。

痛意传来,让乔臻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了,她撒腿就往外前跑。

忽然一道光闪了过来,乔臻举起手便挡住自己的脸…

扑面而来热浪让乔臻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她皱眉放下挡在脸前的手,映入眼帘的竟然一片青青草原。

她愕然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乔臻整个人都惜了,难道自己又穿越了?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不远处突然飞来一颗小石子砸在乔臻的头顶。

猛的一阵疼让她痛呼出声:“啊——,谁用石子砸我?赶紧给我出来!”

头顶传来清脆的鸟鸣声,让乔臻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却见一只七彩斑斓的小鸟在头顶上欢腾地飞翔,爪子上还有一块小石子。

竟是一只鸟用石子砸她,乔臻仔细地打量着这只七彩斑斓的鸟儿,不由称赞道:“这里竟然还有一只这么漂亮的鸟,正好姑奶奶缺银子,现在就抓了卖了!”

乔臻仰头看着那只美丽的灵鸟,满眼都是银子的形状。

这边想着便蹲下来把刚刚砸她的石子捡起来,对准了天上的鸟儿准备把它打下来。

灵鸟似乎知道她的意图,连忙加快了速度,却也不见它飞走,反而在她头顶盘旋着。

“你别打我,我可是这个时空的守护神兽。”

一道空灵的声音让准备扔石子的乔臻动作停顿下来,她楞楞地看了一眼那只灵鸟,疑惑地问道:“守护神兽?”

“正是。”灵鸟噗哧着翅膀落在乔臻的面前,一双豆大的黑眸正直视着她。

乔臻原本就胆子大,又经过一次穿越后,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一点也不害怕,看着这只会说话的鸟儿还有这奇怪的地方,竟然有一丝好奇与兴奋。

“你说你是神兽,那会变银子吗?没有银子,金子也成。”

乔臻满心满眼的都是银钱,因为她实在受不了秦家那么穷,她也想过上好日子,至少也让她当当小地主不是。

灵鸟白了一眼这位新主人,能不能有点志气啊?

“这里没有金银财宝。”

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却让乔臻撇了撇嘴,有些失望。

灵鸟见她一脸嫌弃,气得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那些都是俗物,根本无法和这里相提并论。”灵鸟气恼的说着,忽然在乔臻面前转了一个圈。

乔臻的视线随着它转动起来,方才看到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大草原,当她转了一圈后却发现这里前后左右竟然有四个不同的季节呈现在她面前。

她左边是一片金黄色落叶的山景,显然是秋天的景象,右边是气候宜人的密林,后面是一片冰天雪地。

而她身处的这里有一间木屋,屋旁是一个池子,池子中央是一口泉眼,正涌着源源不断的清泉。

乔臻被这景象惊住了,刚刚应该是从木屋里跑出来的吧,居然没有发现周围的景象如此…如此神奇。

乔臻已经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表达现在的情形,她有些不知所措。

“鸟儿,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灵鸟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满意地哼了哼,得意道:“这里是来自亿万年后的无尽时空,而我就是这里的守护神兽,恭喜你,你被我们选中了,现在你就是这里的新主人。”

“啥?我是这里的新主人?”乔臻错愕地指了指自己,一脸不敢置信。

灵鸟轻飘飘地落在她的肩膀上停留,空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本该在遥远的时空,可正巧跌入无尽时空的虫洞里,灵魂被吸附而穿梭至此。”

经它这一说,乔臻顿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穿越,原来是走了狗屎运…

虽然这狗屎运是霉了点,但至少捡了宝啊。

得了这么一个宝贝时空,这是不是代表她还能回到现代呢?

于是乔臻赶紧问道:“鸟儿,那我还能回到现代吗?”

“抱歉主人,你原来的身体从高空坠落“啪”的一声摔成一只烂西瓜…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把你送到这里来…”

烂西瓜…

这鸟的形容词能不能用的贴切点儿,她一个貌美如花儿的美女能用烂西瓜形容吗?

灵鸟不知道乔臻的吐槽,继续说着:“要不是这个原因,这里也不会因为耗尽灵力降到初始状态。”

乔臻心头有些抽痛,脑海里想象着自己原来的身体从十八楼摔下来后那血淋淋的模样,心里难受不已,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来。

灵鸟见她不说话,伸出一边翅膀在她头上轻轻地拍了拍,在无声地安慰。

被一只鸟安慰,乔臻莫名觉得有些怪异,心中却升起一股温暖,这只鸟刚刚还用石子捉弄她呢,现在竟也会安慰人。

其实她也没多伤心,向来乐观向上的她很快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算了,现在伤春悲秋也于事无补。鸟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里要怎么使用?”

“主人,时空的等级已经降到最低,如果想升级,请尽快搜罗灵物填充。如果时空升级,你身后的木房子也会跟着变成大房子,相应的,房子里的东西会越来越多,功能也会越来越强大。”

乔臻听着灵鸟一点点的介绍着,她仔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木房子,只有大约十平方大小,里面除了一个书柜子便什么也没有。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50768.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