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寒冬腊月,冷冽的夜风呼啸而过。

山脚下一间破旧的泥房传来一声闷哼…

乔臻单手撑起身子,另一只手揉了揉痛得快要炸裂的脑袋,望着趴着的陌生男人便一顿咒骂:居然敢吃姑奶奶豆腐,不要命了是吗?”

被踢倒在床的秦璟湛额头冒着冷汗,一双手捂着裤裆,整个人蜷缩在一起,额头上的青筋瞬间爆起,一双黑眸发了狠地盯着乔臻。

“你敢踢我!”

秦璟湛咬牙切齿地蹦出一句话,裤裆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让他在这寒冷的冬夜里竟热出一身汗,豆大的汗珠顺着俊郎的轮廓滑落至下巴,紧抿的薄唇轻轻打颤。

乔臻无视他的话,抬手揉了揉后脑勺却触及到一个小小鼓鼓的伤包,冷风嗖嗖地从身后的木窗缝隙吹来,冻得她不禁打起冷颤。

她连忙把衣服纽扣扣上,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样式有些不一样。

一身洗得发白的碎花薄棉袄,敞开的衣扣下是一件白色棉布肚莞,细嫩无暇的肌肤曝露在空气中,让乔臻猛然抬头。

她带着一腔怒意看向那边的陌生男人,却见他穿着破旧,样式像古代服饰,如墨的发丝半梳在脑后,用一个棕色的布带束着。

再环顾四周,简陋又破烂的泥房四处都是破洞,寒风一阵又一阵的从洞口子吹来,冰冷刺骨让乔臻顿时清醒了。

我去,这是穿越了?

错愕间,竟然让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干净。

忽地想起前世,自己正吊着威亚从十八楼的窗外和人对武打戏,却没想到威亚出现故障,让她从十八楼摔了下去…

她这是死而复生,变成一个古代农家女了!

“你谁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乔臻一点原主的记忆也没有,只能找眼前这个轻薄过她的男人问话了。

她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秦璟湛抬起头错愕地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我是你相公!乔臻,既然已经嫁给我了以后就别再想什么歪心思,给我老实点!”秦璟湛平复了很久才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

相公?她居然第一天穿越就嫁人了,而且还是别人办正经事的时候穿过来…

她连忙査看自己的身子,似乎只是解开了几个扣子而已,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

想到这里,她稍微安心了些,于是清咳一声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女人!

秦璟湛黑了脸:“你装什么傻?”

秦璟湛断定她在装傻充愣,从定亲到上花轿,这个女人都在暴力反抗不肯嫁给他。

一想到她嫌弃的眼神,他迅速地爬起,修长的大手伸向乔臻的脚跟准备抓住她,把她拖到身下。

乔臻前世是武打替身,面对别人的攻击本能地抬腿一踢,瞬间翻滚而起。

才新婚第一天,这个男人居然敢家暴她!

乔臻瞬间被他的举动给激怒了,对着身形高大的秦璟湛使出十成的功力往死里打。

秦璟湛堪堪躲过了一拳,本能地伸手抓住她的拳头却被她奇怪的招式给擒住手腕,下顎也被她狠狠地击中。

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秦璟湛便被人顶着腋下旋即腾空而起,整个人重重地被甩在床板上。

破旧的木板床随着两人的动作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突然,“轰隆”一声。

木板床塌了!

秦璟湛直到落在地板的那一刻也想不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被一个娇小玲珑的小女子给搏倒了?

他怔怔地看着笑得一脸得意,正用脚踩他胸膛的乔臻。

忽然一拳落下,眼前一黑。

在即将晕倒前,秦璟湛脑海里只有唯一一个想法:

这女人,果然名不虚传……

天色还未亮,乔臻便被一块热得发烫的布巾给热醒了。

她瞪着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眸子,仇视着扔她热布巾的人。

“你想让我毁容吗?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就你这样彪悍还需要别人怜香惜玉?赶紧起来吃早饭。”秦璟湛冷冷地讽刺一句,脸色黑得像锅底。

他可忘不了昨晚是谁把他揍晕过去的。

乔臻拿着那块热布巾在脸上抹了抹,困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插图

等她洗好脸,只见秦璟湛准备开门出去。

忽的,一阵寒风迎面刮来,乔臻冻得倒抽一口凉气。

妈呀,这么冷的天只穿着一件破棉衣真的能冻死!

乔臻双手环抱,不停地搓着双臂,嘴角冻得直哆嗦。

她咬了咬牙,一溜烟的跟了出去。

屋旁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厨房,里面烧着火,刚进门口便感觉到一股暖意。

乔臻脚下快了几步,率先钻进了厨房。

忽然,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嫂子早,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早饭我都做好了,一会就能吃。”

小姑娘估摸着十岁左右,头上梳着两个丸子包,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瓜子的脸蛋,小巧的唇,衬得格外标致可爱。

一身粉色棉布衫裙,外面套着一件旧袄子,虽然陈旧却没有一个补丁。

她一脸天真烂漫地看着乔臻,眼里的笑意是那么的真诚,让人顿生好感。

看来这个家也没有那么不堪嘛,至少还有一个可人的小姑子,小小年纪就如此水灵,长大以后可了不得。

乔臻礼貌地笑了笑,道:“你就是他妹妹?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脸上一愣,转念一想又觉得肯定是自家那闷葫芦大哥没有给嫂子介绍过家里情况,于是笑道:“嫂子,你叫我薇薇就好。”

乔臻得知名字,笑着点了点头便开始和她有说有笑的一起布置早饭。

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只好暂时呆在这里慢慢筹划了。

秦璟湛见妹妹和乔臻亲近,也没说什么,拿了锅里的窝窝头就准备出门。

秦薇薇见哥哥闷声不吭低头,觉得奇怪得紧,见他要走连忙追了过去拽着他看去。

“哥,你怎么都不说话呀?”

话音刚落,当秦薇薇抬眼看见他的脸时,忽然噗毗一声笑了。

“哥,你的眼睛怎么黑了一圈?”秦薇薇捂着嘴笑道,看着自家哥哥面色变得越来越铁青,她强压下心中要大笑出声的冲动。

秦璟湛原本打算直接出门不让她们瞧见自己的脸,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心中的恼怒又增加几分。

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憋笑的秦薇薇,冷哼一声,却也没舍得骂她一句。

乔臻闻声看去,也发现了秦璟湛的眼眶多了一个黑色的圈,想到昨晚她的那一拳,应该是自己的杰作无疑了。

这时的乔臻才认真仔细的打量起他,他个子很高,健硕的身材硬是把一身破布衣给穿出别样的气质。

轮廓分明的俊脸下鼻梁高挺,一双眼眸乌黑深邃,眸光里蕴着几分锐利。

尽管脸上的黑眼圈很滑稽却一点也掩盖不住他的俊逸,她暗暗惊叹这秦家的基因好,竟都是俊男美女。

他薄唇紧抿,浓眉轻蹙,正盯着她看。

两人四目相对,一股莫名的电流闪过,让乔臻红着一张脸低下头。

她虽然在演艺圈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见过无数的帅气明星,却没有一个能像今天这样让她心脏乱跳的。

这莫不是原主在犯花痴吧?

乔臻安耐住心中的跳动,她是绝对不相信自己会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的,于是心中暗骂着这个原主的身体不争气,竟被男色迷惑。

秦璟湛不知道乔臻的内心活动,在他眼里只看到她嫌弃他,甚至不愿意看他。

想到昨晚,他原本铁青的脸色更加沉了几度。

他沉声说道:“我出门了。”

说罢,也不理会秦薇薇问他的话了,戴着斗笠便出门了。

厨房里只剩下乔臻和秦薇薇两人,只见秦璟湛前脚刚走,屋内便传出一阵爆笑。

秦薇薇笑了老半天,终于擦着眼角的泪水,围着乔臻一股脑地笑道:“嫂子,大哥的眼睛是被你打的吧?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大哥吃瘪。若是平常人敢动大哥一根汗毛,别说衣裳了,身都还没靠近便被大哥踹飞了。”

乔臻听得一愣一愣,她昨晚可是两三下就把他撂倒了,怎么也看不出来秦璟湛还是个能打的人。

秦薇薇见她傻楞楞地看着自己不说话,又仔细地打量着乔臻一遍,这才接着说道:“嫂子,大哥被你打了也没还手,看来是真的在乎你。”

乔臻一听却笑了,他哪是没还手,他是直接被自己揍晕过去了,哪还有还手之力?

早上还凶巴巴的扔她热布巾呢,这样也叫在乎她?

真是笑话了。

乔臻没有接秦薇薇的话,而是心虚地低声说着:“那个…薇薇。我刚嫁过来什么都不懂,以后有什么问题就麻烦你了。”

“哪里麻烦,我还盼着和嫂子多亲近些,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吧,我知道的一定都与你说。”

秦薇薇看她一直温声细语的说话,一点也不像传言中的那般泼辣彪悍,真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位嫂子。

乔臻想着,反正自己嫁到了别的村,已经脱离了原来住的地方,自己就算没有记忆也不会有人怀疑什么,以后有什么不认识的人和事,直接问秦薇薇就好了。

思及此,乔臻一直担忧的心也安了不少。

没了烦恼后肚子便咕咕地叫了起来,她仔细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饭,一盘咸菜和三个硬邦邦的窝窝头,三个干瘪的红薯。

乔臻前世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但也吃穿不愁的快乐长大的,看到这些食不下咽的食物真的一点胃口也没有。

可…

“咕”的一声,肚子传来抗议的声音让她不得不咽下这些食物。

她要是不吃东西,迟早得饿死了。

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怎么也不能再死了,多不划算啊。

吃过早饭,乔臻洗完锅碗瓢盆后便准备回自己屋里了。

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乔臻连忙走向院子。

只见两名一老一少站在篱笆门外。

乔臻不知来人是谁,脸上带着一丝礼貌的笑容给来人开门,还没开口询问便被一道尖酸刻薄的话给呛到了。

“哼,新过门的媳妇不懂规矩,让老人等了半天都不来敬茶,果然是没教养的东西。”老太婆拄着拐杖向雪地里狠狠一跺,眼底透着厌恶。

“可不是,还要奶奶亲自过来,看到长辈连话都不说一句,我看堂哥的这媳妇不光传言说的泼辣,还目中无人,不敬长辈。”

扶着老太婆的少女在一旁附和着,那些话语传到乔臻的耳边差点没气笑。

“我并未听夫君说过家中还有长辈,要是知道了,定不会忘了敬茶。现在夫君不在家中,不知两位是秦家哪房长辈?”

乔臻一席话让两人脸上皆是一愣,虽然三房早已被他们分了出去,想着他们父母不在定会过来给她这位老婆子敬茶。

秦璟湛竟然连人都不打算带过来瞧一瞧了?

“哼,我是秦璟湛的亲奶!”秦老太婆轻哼一声,“还不请我进屋!”

乔臻从她脸上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来是秦璟湛的亲奶,反倒像是讨债的。

虽然这么想着,可也不能把人晾在院门外,她笑道:“原来是奶奶,那这位一定是堂妹了,快到屋里坐。”

很快,几人便到了堂屋,在房间里休息的秦薇薇听到动静也跟着出来了,当她看到秦老太婆和秦翠儿时,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眼里的恐惧一闪而过。

“奶,翠儿姐…”薇薇小心翼翼地说着,身子不断往乔臻身后躲。

秦薇薇给乔臻的感觉就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儿,如今见到秦家人却一副害怕的模样,她心中了然,伸手捏了捏薇薇的手心让她不用紧张。

乔臻给两人端了两杯热水,“家里只有热水招待,还望奶奶别嫌弃。”

秦老太婆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喝她那杯茶,于是开门见山道:“如今小湛也成家了,可算对得起他死去的爹娘。以前三房欠了不少债务,我老婆子心疼三房不容易就没让他们给孝敬银。如今听说你们已经还清债务了,这孝敬银就得给。”

版权声明:
作者:wang, 网
链接:https://www.zlpack.cn/150766.html
来源:爱尚健康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